当前位置:
水漫技法
突破漫画创作的瓶颈 发布时间:2012-03-12 12:16:45.0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本站原创       摘要:根本核心本质问题却是更加符合时代需求的文化表现语言进行新老更替的问题。

 

       日本漫画自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登陆中国市场起,在短短不足五年的时间里,便彻底征服了中国的青少年儿童。同时也迅速培育了数千万日式漫画的忠实读者,以及日式漫画忠实的爱好者与模仿者。由此日本漫画对中国青少年成长期的影响好坏与大小,也成为了一个广泛性的长期争议的社会话题。
 
      中国社会处于全面改革开放的初期,将一种全新的、时代特色较强的大众通俗文化表现形式引进与推广,对当时中国所固有的各种文化表现形式、形态产生一些良性竞争,于中国文化市场的快速恢复与建设绝对不会是什么坏事。因为在此之前中国少年儿童故事绘画图书的主流表现形态与市场状况,基本上是完全处于连环画小人书的密集覆盖之下,也确实有点过于单调乏味。但是在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曾经名扬世界盛极一时的中国连环画突然间就消失在了人们的视野中。究竟是什么原因致使受读者深深喜爱了几十年的中国连环画,在突袭而至的日本漫画前会一夕之间如此溃不成军、消失殆尽?中国连环画界、出版界、动漫界反思检讨了很多年,也总结了很多各类观点所论证的缺失与不足。但都未形成广泛的共识与认知,最终这些探究也就不了了之了。而在对漫画进行十几年全面系统的理论研究、创作实践、产业实践后,我以为当时中国连环画的突然消亡表面看似是市场大小转换的问题,其根本核心本质问题却是更加符合时代需求的文化表现语言进行新老更替的问题。相比在六、七十年代电视及电视剧渐已盛行年代崛起的日本漫画,中国连环画简易文学插画式的“语言体系”,已经跟不上八十年代末中国新一代受电视表现语言影响长大的青少年读者的阅读语言需求了。中国故事绘画图书的发展,必将会按照时代性需要的变化而发生进化式演化。伴随着“电视语言”这一全新文化表现语言,同步成长发展起来的日本漫画语言体系,则完全契合了那一个时期受众的基本需求。
 
       日本漫画以更加附合那个时代青少年读者大众通俗文化实际需求的语言体系,彻底改变了中国十几岁新一代年轻读者的消费习惯、阅读口味及认知体系,从而横腰斩断了中国连环画在十三岁到十八岁这个年龄阶层的消费受众,使中国连环画出现集氧气中断窒息而亡的必然结果。十三岁到十八岁这个具有较强新事物接受能力及消费能量的漫画易接受特殊读者阶层,在那一时期盗版书商因逐利而急速膨胀的商业市场杠杆撬动下持续四、五年以后,一个关于中国连环画盛极而衰及至一夜消亡的行业悲剧也就此诞生。失去了市场养分供输的中国连环画,自然而然地凋谢枯萎并永远退出了历史舞台。从此,日本漫画在中国绘画式故事图书这一具体市场一统天下二十余年。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二十年后的中国漫画创作、期刊图书出版、十三四岁核心读者市场,在大多数动漫从业者尚未明确、理性认知的情况下。一件重要的、重大的且具有划时代转折性意义的大事件,正在人为地、悄无声息地、振奋人心地快速发生着、演变着、推进着。这正是中国原创漫画人二十年来梦寐以求的重要时刻。二十年前发生在中国连环画身上的那一场噩梦,如今正发生在在中国图书市场出版的日本漫画,及中国日系漫画风格绘制作者所创作出版的日式漫画作品上。
一场由中国原创漫画理论研究者、漫画编剧绘制者、期刊图书出版推广者,及以十三、四岁年龄为核心阶层的年轻读者所共同发起的中、日漫画“语言体系”之战,已经在4年前当“新中国漫画”理论体系开创推广时悄然拉开了序幕。低调开创、奋勇拼搏、机智创新,4年后的今天,在漫画理论研究、人才培养领域;漫画编创、绘制领域;漫画期刊、图书出版领域;与网络紧密互动的“泛漫画”读者领域;面貌崭新的“中式漫画”开始向曾经主导中国漫画市场的“日式漫画”发起了强势绝地**。以“新中国漫画”理论体系为坚定办刊理念的《知音漫客》杂志,创刊三年来获得了极大市场认可与追捧,成为近年中国漫画市场优秀表现的最强音。以《知音漫客》杂志为代表的一批“中式漫画”期刊杂志已闪耀登场,开始引领中国原创漫画商业市场的未来发展方向坚定。更成为众多即将投入漫画创作、出版行业的从业者,创业发展参照标准的聚焦之点。
 
       作为以开创推广“新中国漫画”理论体系为重要职责的《知音漫客》杂志,在进行“中式漫画”编创、绘制、办刊等一系列关于“语言体系”的创新实验过程中,着重强调对于被采用及发刊漫画作品创作的特定标准:
1)全彩色漫画——突破日式漫画视觉审美语言的一种创新尝试;
2)具有强烈网络时代审美特色——突破日式漫画造型语言时代性弱的一种创新尝试;
3)亲民、朴实、大众、通俗、的真情故事——突破对日式漫画编剧、题材的模仿复制;
4)以24页为一回的章回体长篇电视剧式的故事叙述结构——突破日式漫画长而松的叙事结构,创新一种更加紧密的符合中国漫画作者、读者的叙事结构尝试;
5)突出轻松、幽默、风趣的漫画表现形式——创新更加符合中国本民族大众文化消费审美口味的漫画绘制表演语言及表演手段;
6)追求具有浓郁中国本土传统、现代价值观的审美情趣——开创在世界漫画领域具有**国别、人格魅力的中国漫画的文化灵魂。以及更多细微而具体的关于漫画语言体系的研究与实践,这些人为的具有鲜明中国特色的漫画编创、绘制、出版“语言符号体系”的特殊理论设置,已强烈标示出当今中国新一代的原创漫画人意图把中国漫画引向何方?也强烈标示出未来全新的新中国漫画,在充分学习了欧美日漫画后的发展必将完全迥异于他们。
  与20年前一样,这同样不是一次简单的份额大小的市场变化,而是一场中国漫画人自觉后有组织、有计划、有行业长期战略布局谋划、潜心实践推广的中、日“漫画语言”之战。这场中、日“漫画语言”之战起始于2004年,由有着十几年日式漫画模仿学习创作经验的天津神界漫画有限公司开创的“新中国漫画”理论体系为引子。以《漫画世界》《知音漫客》两本创新理念超前的“中式漫画”期刊创刊、实践,在商业市场上急速拓展、迅速演化完善着自己的具象形态为标范。《漫画世界》《知音漫客》两本“中式漫画”典型代表期刊,目前均已发展为每月三期的旬刊,每月实际发行量均成功突破80万册。《漫画世界》与《知音漫客》正逐步发展为将要引领中国原创漫画未来出版方向的巨型航空母舰。在这两个全新的充满活力的平台上,中式漫画的理论研究、作者培养、作品创作、语言创新尝试皆在有条不紊、快速演化实践着。在它们周围聚拢了越来越多的、各式各样的、大大小小的舰群,一个崭新的生机勃勃的“中国原创漫画生态链”就这样逐渐形成并快速地发展起来。
 
       如今这些“中式漫画”期刊基本占有故事漫画期刊市场的百分之八十种类与发行量份额。当前进行“中式漫画”创作的作者实际人数与进行“日式漫画”创作的实际人数基本达到了持平。但进行“中式漫画” 创作作者的实际稿件数量,已经远远十倍于进行“日式漫画”创作作者的实际稿件数量。“中式漫画”创作的主力军多为近年快速崛起的漫画公司、工作室、创作组合,如神界漫画公司、村人漫画公司、漫唐堂漫画公司、三剑客漫画工作室、潜艇漫画工作室等等。而“日式漫画”创作者依然多为散兵、单兵作战,难以形成创作、出版的集群规模效益。“中式漫画”创作者在漫画作品绘制前已经有了十几册作品的详尽编剧规划书写、绘制分工流程配合,每单部全彩色作品月出稿量均在48—96页之间。而“日式漫画”创作者由于多为单兵创作,出稿量基本维持在24—48页之间。 “中式漫画”规模化编创、绘制、组织模式更多地学习借鉴了美国漫画、香港漫画的结构模式。而中国的“日式漫画” 散兵式的编创、绘制、组织模式更多延承了日本漫画的结构模式,这样“日本漫画”的结构模式已极不符合中国当前出版市场的实际需求。由此造成了两种不同理念的编创、绘制、组织模式,面对市场实际需求已不处在一个量化等级上。
 
       在中国连环画被日本漫画腰斩退出历史舞台的20年内,中国所谓的原创漫画基本上是完全受制于日式漫画的“语言体系”。20年内那些膜拜于日式漫画语言的中国漫画作者,是不敢也没有真正自信的勇气,在漫画语言体系上勇于突破和创新。大多都只是在内容情节上换汤不换药,在技术上追求个人极致化宣泄娱乐,将市场大众读者需求和个人价值实现,人为而简单地对立起来。这样的“日式”中国原创漫画如何会有长久的生命力和自信的战斗力?如何会为中国本土原创漫画开拓出属于我们自己的未来?如何能肩负起开创“中国漫画新时代”屹立于世界漫画之林的重责?学生可以崇拜模仿老师,但在思维创新时是绝不能束缚于对老师的崇拜与模仿。如果连别人的语言体系都不敢突破,开创自己的语言体系何来战斗力与自信?就更不会有底气与勇气去面向外面的大千世界了。
  自信——勇敢——创新语言体系!这才是中国原创漫画创作最本质的瓶颈所在!当今信服于日式漫画的中国原创漫画创作者、出版编辑者,又有几人了解我们漫画“语言体系”理论研究、理论创新的重要性。如此重要的命门不从根本处加以解决,我们又将如何严肃而紧迫面对未来文化与市场发展的需求?又怎么会有人在充分深切认知到此后,为之努力、抗争、奋斗?
  今天,当我们这一代中国原创漫画人在网络兴盛的时代,在全新理论武器的强力支撑下,正展开着一场特别的战斗。各机构、各组织、各企业正在有计划、有步骤地进行军团协同作战。理论研究、作者培养、创作实践、出版发行、读者培育、**宣传等等这些非常具体的行为已有条不紊、悄无声息地进行了四五年。涓涓细流终将汇于江河,我已经在这朦胧中将未来5年即将辉煌的中国主流漫画形态描绘给了大家。
  中国是一个崇尚智慧的国度,这样一场“漫画语言”之争,我们无须进行大面积规模的胶着之战。“谋而后动,惑乱其心、断其粮草、直击要害、稳而替之”,按此战略中国市场上“中式漫画”的绝地反击之战必将成功。而这一切努力的方向,便是集中所有战力致力于从根本观念、理念上,去彻底改变中国十三、四岁年龄读者层的漫画消费习惯、阅读口味、认知体系。若以专业术语来进行总结,便是通过洗脑式理论传播来改变中国漫画市场上对日式漫画的“语言体系”认知,进行已经快速崛起的“中式漫画”最广泛“语言体系”推广,让大众基本读者真切、真实、自然地得以接受。今天,如果大家去一些小学五、六年纪做一点调查,一定会有许多十二三岁的小读者会这样告诉你:“不是彩色漫画?不看!”“漫画人物不可爱?不喜欢!”“故事不幽默?不好玩!”。如此的一问一答,答案便已很清晰明了。
  在当今手机、网络时代而崛起的中国漫画,必然蕴含着浓重的网络时代气息与特质。这也正是今日崛起的中国漫画相比在50年前在影视时代崛起的日本漫画,更将被年轻一代的中国漫画读者所喜爱的根本原因。当然,在未来几十年中的某一时刻,如果又被另一种更加符合未来时代的“语言体系”所替代,也是必然。
  我们的人生中有一些困难是时代所造就的,不是随个人意志想解决就可以解决的,是需要时代的变迁、群体的共识及群体的合力方能化解。甚至有一些难以逾越的困难最终消失,并不是被我们的技术和能力所克服了,而是被更新、更大的困难所替代或覆盖了而已。今天,关于具有鲜明中国特色的“中式漫画”的异军崛起,便是时代的必然。倘若在这个时代都将必然解决的问题,我们漫画的从业人员无视它,政府、新闻**机构无视它,那只能是一种刻意的不作为行为而已。
  20年来中国漫画界一直在探讨我们中国漫画为什么不能自立发展起来?真正的瓶颈到底在哪里?我以为真正本质的核心问题就是:太多的中国漫画人都掉在了一个瓶口很小、肚子很大、透明的日式漫画语言体系的玻璃瓶里而已。大家都在那个透明的瓶子里,不停地执着地寻找着那只看不见的瓶口。找到了又能如何?关于漫画发展瓶颈的争论,这实在是个治标不治本的伪命题,是完全无助于中国原创漫画作者思想的拓展与创新。
  我只想简单地告诉大家一句“那只玻璃瓶其实就是日式漫画的语言体系,勇敢地打碎那个玻璃瓶,无视日式漫画的语言体系,你——便自由得很!”
 
  当然,至于一些知道自己被束缚在那个玻璃瓶中,不愿意出来的人,就是另外一个话题了……
                                                                                                                                               (转载:潍坊漫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