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水漫技法
小丁论漫画艺术 发布时间:2010-12-21 16:06:26.0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本站原创       摘要:读丁聪先生的漫画,每每都会让人产生共鸣 丁聪先生的漫画,每每都会让人产生共鸣 漫画是一个承载着批评色彩的艺术门类

      读丁聪先生的漫画,每每都会让人产生共鸣,因为他的作品以讽刺见长,爱憎的锋芒尽现其中。

       丁聪认为,漫画是揭“丑”的,它有点像相声,必须得反映时代。他曾给《世界漫画大师精品珍赏》一书题词说:“尽管你掌握了熟练的绘画技巧,如果脱离了当代的社会生活,对是非没有爱憎,还是画不了漫画的。”    丁聪结合自己的创作经历谈到:“我这个人很不幽默。我是讽刺多,有锋芒,是很严肃的。我的作品总要伤一些人,但只要有益于人民,有益于国家,我是不管其他的。”同这种慨然之语响应,他曾这样为心中的艺术呼唤:“我画了一辈子漫画,不求有功,但求无罪。如果大家都同意漫画有剔除丑恶的必要,那许多事情就谈得通了。”这近乎沉痛的表白,不正显示了一个艺术家的良知吗?  他坦言:“漫画的创作、生存,需要相应的社会氛围。极‘左’思潮的影响,片面强调‘以正面为主’,使漫画创作受到了一些限制。”丁聪觉得对“正面宣传”人们经常存在着片面理解,“正面宣传”不能全搞成“红、光、亮”。这种错误的理解更使漫画家受到了误解,先是从事漫画创作的人就少下去一大截儿,再就是有新发现,好构思也不敢去创作,最后的结果便是好的作品出现得太少。丁聪对此有一番精辟的论述:“漫画是什么?它主要是做剔除工作的,就像外科医生主要是把有病的肌体拿掉一样。而剔除是为了社会更纯净、更美好;这就是说,剔除中有追求,剔除中有理想。如果漫画家也要以歌颂为主,那就像外科医生不做手术,只跟病人传授如何增加营养一样。”他强调:“对于漫画,不要去盯着它是歌颂还是讽刺,如果它把健康的、进步的东西拿来讽刺,当然不对;如果它讽刺的是那些应当剔除的消极现象,就应当大力支持,而不管它有多尖锐!”

        丁聪的漫画以细腻刻画见长,被华君武称为“工笔漫画”,他的人物肖像尤见功夫,堪称中国漫画之一绝,可是丁聪却强调漫画还是应该用简单几笔勾画而出。但是面对很多人把漫画当做小儿科,漫画画得很马虎的情况,丁老忍不住了,他觉得这是对漫画艺术本身的误解,他说:“有人认为,漫画不同于别的画种,不需要太多的基本功,只要能挖掘题材,有巧妙的构思,用图画表现出来即可,这种观点我是不敢苟同的。漫画是揭‘丑’的,但形式却千万不能‘丑’。” 对于漫画家个人风格的培养,丁聪有如下说法:“漫画家个人风格的形成是要有一个过程的,有一个痛苦的摸索阶段。我个人在上个世纪30年代主要是受了美国的版画家肯特等人的影响,从他们的作品中我学会了很多。但要发展到有自己风格的东西,不是光学某某人就可以的。华君武受了俄国的萨帕乔、德国的白劳恩的影响,张仃受了墨西哥的柯伐罗皮亚斯的影响,但后来经过借鉴、吸收、创新,形成了个人的风格,这些值得我们探讨。”

        从事漫画工作70年来,丁聪一直身体力行着“紧扣时代脉搏,反映人民呼声”的信条,他说要使作品贴近群众,贴近生活,贴近实际,更重要的是从百姓中寻找创作的素材。  对于新兴的现代漫画,丁聪发表了自己的看法:“现代漫画对传统漫画有一定的影响,新老更替是时代的潮流,公众对政治生活的热情不断下降,漫画‘政治讽刺’的功能必然萎缩,新的文化消费群大多喜欢娱乐性的漫画。教育大家也应该选老百姓喜欢的形式。”丁聪很欣赏几米的作品,他说几米的画很抒情,能够提供给大家轻轻松松的娱乐。同时丁聪还强调:“漫画的内容、表现形式在更替,但是好漫画的标准不会变。漫画是一个承载着批评色彩的艺术门类,而不是嘻嘻哈哈,开开玩笑就行,只有勇于揭短,社会才能进步。”(记者祝明 见习记者丁华艳)

                                                                                                                                                                                                                   时间:2011-11-20来源:未知作者: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