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水漫技法
泼墨传神——赏徐鹏飞的“水墨漫画” 发布时间:2015-04-27 16:30:57.724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本站原创       摘要:著名漫画家徐鹏飞又开辟了漫画创作的一个新领域 中国水墨人物大写意画 以书法入画、画龙点睛

    著名漫画家徐鹏飞又开辟了漫画创作的一个新领域,那就是以中国传统水墨画的方式进行漫画创作。几年来集腋成裘,一大批饱蕴中国风情的水墨漫画,在画家笔下挥洒而出。画家以敏锐犀利的目光,用文人画家洒脱的笔墨,针砭社会时弊、歌颂社会和谐,堪称当代漫画创作之奇葩。

   鹏飞水墨漫画个性强、特点鲜明,他借鉴中国传统水墨大写意的笔法,以笔墨酣畅的线条,把漫画中“讽刺”与“幽默”发挥到了极致。认真欣赏鹏飞水墨漫画,会发现有如下几个鲜明的创作特点。

    中国水墨人物大写意画,是中国人物画的高峰。它源于五代、宋元,过为主的艺术境界。古人的泼墨人物、大写意人物,这些艺术上精髓,让鹏飞深悟,转化成他笔下的漫画形象,并颇得古人三昧。他漫画中的钟馗、布袋和尚、文人雅士等,颇具宋人意笔人物之风神,笔墨简洁、灵动,文图并茂,寓意深远。承袭古人笔墨,展示当代画系风采,可称“古为今用”之楷模。

   鹏飞水墨漫画的时代性和艺术性。传统绘画形式并没有掩盖作品鲜明的时代性。在创作选材上,许多作品所反映的是当代人的生活理念和人生理想。有反映助人为乐的“三人行必有我湿”,反映养生的“身闲方触心静”;以钟馗形象歌颂正义、宣扬廉正,以钟馗作为警世形象,成为这批作品的主流。而以醉酒来影射人生的漫画,多是一幅幅妙趣横生的“幽默图”,观之、思之,让人捧腹而笑。像“长寿图”、“惧内图”、硃笔“鬼见愁”都颇有现实意义,可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可见在艺术性、思想性上,这批水墨漫画是有继承、有创新的杰作。粗看多似不经意的逸笔草草,细看则匠心具足。画家不仅承继了古人水墨意趣,同时也吸纳了齐白石国画人物的幽默,丰子恺漫画的诙谐,张乐平漫画的童真,吸纳了中国书法题字的精华,使鹏飞的水墨漫画笔简意浓,挥洒自如,直抒胸臆。他把笔墨趣味和精神变异结合起来,古为今用、洋为中用,终于使鹏飞漫画创作之路,又拓宽了许多,他创作形式上的突破,必将使他在新世纪的漫画创作上卓然而立、独树一帜。

   鹏飞水墨漫画中钟馗的形象占有很大的比例,一则这是个爱憎分明的古代精神楷模,二则历代大画家都喜欢画的传统形象。古人曾用硃砂画钟馗,以避镇邪恶。故鹏飞借用这一传统形象,抒发自己的情致,为自己的漫画注入了歌颂正义内蕴。他笔下的一系列钟馗形象,既有漫画的思维,又有传统的幽默感。在一幅钟馗横跨宝剑的图上,画家题写道:“有点烦,有点烦,识鬼容易,辨人难。”又一幅“钟馗搔背图”十分幽默,题曰:“背痒自搔,无须代劳,不欠鬼情,自在消遥。”以书法入画参与漫画创作,圆满了传统,又点明了作品的主题,堪称双绝。

   以书法入画、画龙点睛,这是鹏飞水墨漫画又一鲜明特点。以人物形象和简洁的文字组成的水墨漫画,不仅水墨淋漓,且韵味十足,它不仅具有欣赏价值,而且精神内涵极为丰富。鹏飞水墨漫画,以大写意人物等为主体形象,并辅以诗、书、印相配合,古意盎然。以简笔概括人物,在笔墨趣味中完成形象塑造,其中诙谐、幽默在逸笔草草中油然而出。如“长寿图”、“三思图”、“钟馗补课图”等,颇有古人风神。当书法参与到画面上时,书法和构图的意趣,加之简洁直白的陈叙,又加深了读者对画家创作理念的理解。如讽刺盲目追逐时尚的“高髻图”,画中那位高髻仕女形象旁,画家题了打油诗一首:“城中好高髻,四方高一尺。城中好广眉,四方且半额。城中好大袖,四方全匹帛。”此画对当代一些女性一味盲目追求时尚,做了一针见血的指陈。可谓“借古讽今”,恰到好处。鹏飞水墨漫画上的题字,多以行草入画,形成画面整体的和谐,加之诗文更显得珠联璧合,不仅烘托出了气氛,也阐发出作品的创作理念和主题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