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水漫技法
杨再琪---《纸上得来终觉浅 阅历少了也不行》 发布时间:2013-05-19 22:18:46.0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本站原创       摘要:

 

     苏东坡流放到海南儋州一偏远小镇,他与当地黎族老乡为友,亲如一家。他曾写了一首访友诗:半醒半醉问诸黎,竹刺藤梢步步迷。但寻牛矢觅归路,家在牛栏西复西。我曾以此诗为题画过一幅诗意画,自我感觉不错。时隔不久我到海南島,专门到苏东坡谪居之地儋州中和镇去参观,在东坡书院(当年苏东坡办学的遗址)主人热情地接待后,应邀趁着酒兴在院中大榕树下作画。我便以此诗意画了幅东坡访友图。画的是苏东坡在竹林傍穿行,路傍还画了一大堆牛糞。画好后,东坡书院的副主任'画家王先生说,这亇竹子不是这种竹子,牛糞也没这么大一堆。我心想,竹子品种有上百种,可能没画对,可这牛拉的屎难道道还分品种么?便说,我们四川的水牛拉屎一次性就这么大一堆啊,要装一面盆呢。他说我们海南水牛拉屎是边走边拉,大大小小的。休息一下后我们便到里把路远的坡井村参观,这是苏东坡当年结庐而居之地,他挖的一口井,当地人民至今还在饮用,村名也在东坡走后改名为坡井村。到那我才发现,井傍和附近的竹子果真和四川的竹不一样,四川的竹大多是挺抜俊秀,而这里的竹,枝条细长凌乱,互相穿插缠绕,一大丛,高3米左右,密不透风,根本看不清后面的景像。竹干粗的约寸许,小的约二三分。更奇的的竹枝细而长似柳枝一般,而且每个节上都有一颗倒刺,我这才明白为何诗中会写"竹刺藤梢步步迷"。乡间小路窄,竹刺藤梢多。时不时地要勾住衣衫,三转两转当然要步步迷了。在离开东坡书院后,汽车要走一段乡村土公路,我发现很长一段距离的路边,散落着大大小小的像煤块似的黒色块状物,我突然想起画家王先生说的海南水牛拉的屎,忙问驾驶员,这是水牛拉的屎吗,这位海南小伙说是啊,我们海南水牛是边走边拉呢。我又才明白东坡先生为何会写"但寻牛矢觅归路"了,要是在十字路口只有一堆牛屎,又该往哪边走呢?因为牛是能自已回家的。
 
     通过这幅画的创作过程,我才深刻体会到,要画好一幅诗意画,首先要把诗意吃透,如坡翁的这首诗,是他的一个生活片断的真实写照,无一字无出处,无一景不真实。假如画家想当然地去画,虽无大碍,但总归是脱漓了真实,违背了诗意。平常作画中此类瑕疵还不少,如写春景的诗,配的是夏天的树,画唐宋时代的诗意画,桌上放的是青花瓷瓶.......这都是一种不严肃的创作态度。
 
     虽然这次群里要求是水墨漫画的论文,但我觉得上面的这点体会,画什么画都是一样的。当然,漫画如果立意需要,可以穿越打破时空界限,那是另一码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