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水漫技法
邹敬泉、王偃生:再议水墨漫画 发布时间:2013-04-15 15:57:35.0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本站原创       摘要:漫画是一门严肃而又快乐,涵盖面、包容力及表现力无以穷尽的广场艺术,水墨技法给漫画增添了神韵、清雅和情趣

 

      水墨漫画这种艺术形式自古有之,近现代亦不乏大师名作。长期以来,在漫画大家庭中平静地融为一体,现在却被冠以“创新画种”,沸沸扬扬似有分户而立之势,一时间神州漫坛“新星”云集,恭维、自诩、互捧之声不绝于耳,令人困惑不已。喧闹的风生水起中,颔首沉思,斗胆开笔,试图再对水墨及水墨漫画作简略分析——

                                                      

                                                                   廖冰兄《自嘲》(1979)

       水墨漫画这种艺术形式自古有之,近现代亦不乏大师名作。长期以来,在漫画大家庭中平静地融为一体,现在却被冠以“创新画种”,沸沸扬扬似有分户而立之势,一时间神州漫坛“新星”云集,恭维、自诩、互捧之声不绝于耳,令人困惑不已。喧闹的风生水起中,颔首沉思,斗胆开笔,试图再对水墨及水墨漫画作简略分析——
 
一、水墨画是饱含书卷气的中国传统文人画。“腹有诗书气自华”、“口颂佳篇齿留香”,是作者应该达到的基本境界。唐诗、宋词、元曲及历代华章美赋、经典名篇则是水墨之画魂与根基。古人曰:“诗之不尽,溢而为书;书之不尽,变而为画。”有了厚重的文化积淀与熏陶,作者一定才华横溢,诗情画意澎湃汹涌,其作品读者谓之:坐春风,饮甘霖。否则精彩尽失,必损画局,以致画面行文滞拙,索句粗俗,用典残弱,力不从心。中国画大师徐悲鸿先生一幅水墨奔马气势磅礴,画面题款:“山河百战归民主,铲除崎岖大道平!”;艺术巨匠齐白石先生在蒋家王朝风雨飘摇背景下的一帧蟹画条幅,题款为“看你横行到几时?”讽刺寓意耐人寻味且深化了主题。两幅传世之作均为画中极品。没有纵横捭阖的政治气度和博大渊深的汉学功底,焉能达到如此高度!水墨画家若不师承先贤,苦读经卷,潜心治学,其作品势必情干意涩,词贫语乏,味同嚼蜡。腹中空空,附庸风雅,视读者如草芥,必定弄巧成拙,贻笑大方。理述到水墨漫画中的禅意与漫意,十分同意常进等漫画家的观点,个中玄妙哲理应该是随作者的道德文化修为,综合素养,学识积累功到自然成吧。特别要指出其中的漫意实际上是水墨画向水墨漫画在内涵与外延过渡、转换的桥梁和纽带。除重大题材的主流水墨画以外,单纯的花鸟虫鱼水墨小品则大多是表现自然物态的灵性与和谐,抒发作者的高雅情趣及对生活的热爱,而水墨漫画则主要是其深刻的社会性必须用夸张变形的漫意和漫像将人作为表现的永恒对象和主题(包括用拟人法托物言志的作品)。所以水墨漫画理应存在着更大的难度,它是生活→水墨艺术→漫意水墨艺术的双重跨越,是文学、哲学、美学、社会学的深度磨合。
 
二、水墨作品中的书法:中国水墨画十分讲究诗、书、画、印四体合一,构成复合式审美形态,其中书与钤印共称金石书法,占四体之二,对完整的作品举足轻重。古人常把水墨画中的狂乱书体斥作“恶墨”或喻为“狗尾续貂”。所以笔下书画一定要协调同美,相映成趣。没有数载寒窗的坚韧磨砺,没有经年清苦寂寞伏案楷书的功力,即使天赋、手聪俱佳,安敢在大雅之堂、锦宣玉帛之上肆意落墨!读者喜爱马丁先生的作品,除欣赏他华美精致的水墨技法以外,其雄浑瑰丽、遒劲伟岸的书法更令人震撼,堪称漫坛一绝!而今一些画技尚好的作品中,其书法信手狂草者有之,结构失态者有之,猥琐混沌者有之,皆美其名曰“变形漫体”、“个性书法”,让人瞠目结舌,大跌眼镜!工画者多善书,重画轻书,实不可取。另外,一些错别字还不时从“名家”正式出版物的册页中溜出,使大好作品,功亏一字,令人扼腕叹息。虽说每人都有知识盲点,但低级错误还是少犯为好,不犯为佳。作品中的书法严谨认真永远不嫌多余,尤其是光芒四射的公众人物,否则,何以为楷模表率?
 
                                  
                                                   廖冰兄《出“羊”相》(1986)
 
三、水墨作品的绘画技法:已故的漫画大师廖冰兄先生曾指出:“漫画是画,不仅题材好,点子妙,还是值得欣赏的好画!",他的《自嘲》等水墨精品均为漫画典范;九十四岁高龄的方成先生仍在为漫画事业辛勤耕耘,他曾反复强调:“漫画艺术同其他艺术一样,是一门没有相当功力很难达到一定高度的艺术!”其《武大郎开店》等大量水墨漫画家喻户晓,脍炙人口;纸本京剧水墨漫画名家常铁钧笔下生、旦、末、净、丑呼之欲出,美轮美奂,常画常新;英年早逝、文人气质甚浓的水墨漫画家白善诚;水墨功夫卓有成就、弓马娴熟的王成喜;飘逸洒脱、多才多艺、颇有水墨天赋的徐鹏飞;勤奋低调、质朴淳厚的民俗风情水墨漫画家肖继石;晋南高原培养出的水墨漫画家李二保,其作品古峻典雅,灵奇诡谲,极具乡土气息;被誉为“全国水墨漫画之乡”的湖北安陆中、青年画家群体等等,都通过执着的追求,不懈的努力创作出大量的优秀的水墨漫画作品,读者常常津津乐道,如数家珍。这意味着名家声望不需强势拱卫,名家的口碑不需摇唇鼓舌。真正的名家是虚怀若谷的,不会把“名”作为精神枷锁。他们十分欢迎读者指出作品中的瑕疵,其人格和画品可以征服一切。还必须指出,名人、新秀并不狭隘地属于某一个省、市或地区,他们是我们国家、民族及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广袤、温暖土地上共同的宝贵财富!
 
                                  
 
                                           方成《武大郎开店》
 
学习和创作水墨作品,无论科班出身或自学成才,都不要违背中国画的教学规律而另辟蹊径。对自学者虽不强求素描、速写、色彩、线描的系统专业训练,但研习几幅有相当质量的重彩工笔和白描还是十分必要的。一些作者试图作这方面的尝试,一出手便被奚落为“单线平涂”。单线平涂怎么了?总比乱线胡涂的好。而且这种基础形式并不是一画就能画好的。黎青同志优美细腻的造型靠的就是鎏金绽彩线条编织凸显风骨,令人叹为观止。张书信同志具有独到风格的“单线平涂”,敦实逶迤、雅俗共赏、蓬荜生辉。受到挫折的作者特别是青年朋友们一定不要对线描练习轻言放弃,在不断探究的基础上进一步掌握中国画“十八描”的各种技法技巧,从坚实的线条运作递升为浓淡干湿、节奏韵律的灵巧整合。逐步从工笔线描的必然王国走向水墨写意的自由王国,把似与不似之间的心像图腾演绎到极致。
 
 目睹现状,必须清醒地看到,在异军突起的“水墨兵团”洪流中,主力军依然是矢志不渝、持之以恒、从一而终、其作品在读者心目中很有分量的水墨漫画家。大潮涌动,毋庸置疑,难免有人突发奇想,改弦易辙而来;始乱终弃,另寻新欢而来;随波逐流,盲目从众而来;“名人”误导,蜂拥追星而来;求富失志,急功近利而来;三“欺”(欺人、欺己、欺市场)四“窃”(窃文、窃画、窃名、窃利),沽名钓誉而来,凡此种种,不足为怪。浊者自浊,清者自清。历史会作出正确的选择与判断。让我们少一些折腾,多展开理论探讨,求同存异,团结协作,使水墨漫画波澜不惊地回归到漫画艺术的整体中。
 
漫画是一门严肃而又快乐,涵盖面、包容力及表现力无以穷尽的广场艺术,也是一种特立独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益智活动,水墨技法又给它增添了神韵、清雅和情趣。我们的作者要保持热烈而镇定的创作情绪,我们的国家要给予作者宽松自由的创作环境与空间,以使水墨及其他各种形式的艺苑奇葩在漫画百花园中绽放出更加绚丽的光彩!
 
                                  
                                                               徐鹏飞
 
议论之余,我们热切希望各级漫画艺委会集中精力,排除干扰,率众前行,不计名利得失,不搞花架子,重振漫画雄风。我们的漫画家不要在所谓“艺术多元化”(艺术从来就是多元的)面前退出坚守,不要因为水墨漫画进入艺术品拍卖市场的“新阶段”有了“新价值取向”的利益驱动而放弃社会责任。当今社会腐败现象持久横行且愈演愈烈,每次节日长假及平时频频曝光的不文明、不道德的行为更令人揪心。有正义感与责任心的漫画家欲讽刺之,欲抨击之,欲战斗之,苦于滩头阵地尽失,英雄无用武之地。我们多么希望方成同志界定为“报刊美术”的漫画在被排挤、被疏远的困境中解放出来,重新在全国各新闻媒体开花结果。华君武同志生前也留下“漫画是靠各地报馆发展起来的,建议文联和报社多组织和发表漫画作品”的遗愿。如能得以实现,再加上网络漫画如虎添翼,就可以形成对各种歪风邪气、贪污腐败及一切不良现象全民共诛之,全国共讨之的强大宣传舆论态势,使漫画艺术重新获得广大民众的喜爱,使《讽刺与幽默》发行量再次突破百万甚至千万,让抢购它的读者再一次在王府井报刊亭前排起长龙!当务之急是漫画艺委会要苦口婆心,不厌其烦地对各级各地报刊老总们进行宣传说服,并积极协助培养和输送承前启后的漫画编辑人才,让我们的报刊漫画与方兴未艾的卡通动漫共同繁荣发展。这是一项十分光荣、艰巨的系统工程,甚至需要一些名宿作出某些必要的牺牲。特别可喜的是湖南省美协、湖南省漫画艺委会今年举办的中国当代优秀漫画作品展已为我们树立了旗帜和榜样。我们深信,只要全体漫画同仁众志成城,共同努力,必将功德圆满,载入史册。
 
    笔者老迈愚钝,才疏学浅,综上所述,语重心长。有些观点难免与大师名流思路相左,然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既存争议,为了漫画事业的纯洁与美丽,不敢不辩,不能不辩。不当之处,企盼海涵指正。
 
                                                                                     (转载:自由漫画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