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水漫技法
当代水墨漫画的意象建构 发布时间:2012-01-04 11:04:24.0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本站原创       摘要:画中意象便成为画家思想感情表达的符号和绘画艺术创作的核心 以形写神,形神兼备

        纵观中国历代画作,传统绘画从其发端就有象征的意象性表现特点,艺术家关注的多为绘画意象背后的文化内涵及其指向,由此,画中意象便成为画家思想感情表达的符号和绘画艺术创作的核心。源于传统文人画艺术表现形式的当代水墨漫画,其创作核心同样是画中意象的艺术化建构,同时,具有强烈漫画特征的意象呈现是确立当代水墨漫画是否具有独特艺术面貌的重要标志。

一、传统文人画的意象表现特征
 
      传统文人画重神似而轻形似,有迹简意深的特点。文人画家通过一定的笔墨语言和“以形写神,形神兼备”的艺术造型观在有限的画幅中创造出超越客体、物我合一、“似与不似”的审美意象,以表现画面意象无限的生命力和博大气象。 
 
      根据思想表达的需要,文人画家可以极大的创作自由将不同时空的物象同构在一个画面中。这种超现实的、具有典型漫画表现语言特征图式的产生不仅充分体现“立象以尽意”的古典美学创作思想,而且反映了文人画家“缘物寄情”、“借物写心”的创作观念,同时,因画中超现实的意象营造更能吸引欣赏者的注意和思考而成为创作者与欣赏者之间心灵交流的最佳媒介。欣赏者通过画中意象和跋语的暗示指引,在内心补充生发创作者所要表达的完整的艺术形象,并在读懂绘画表现主题的同时产生思想的共鸣,从而获得一种“超以象外,得其环中”的心灵情感体验。文人画家通过意象营造所要表达和追求的正是这种富有“韵外之致”的意境之美。
 
二、当代水墨漫画的意象表现特征及其缺失
 
      审视当代水墨漫画创作,其作品的意象营造多表现为对传统文人画意象营造手法的继承与借鉴。如在造型上表现出“以形写神”、“形神兼备”的审美追求,而在画面整体意象的建构方面多借鉴传统文人画“诗画结合,互为彰显”的艺术表现形式,即通过幽默谐趣的跋语(诗或句子)和漫画式的夸张造型共同营造出启人心智、发人深思的画面意象,以充分表达画家的思想感情。如方成先生创作的《神仙也有缺残》就是此方面的代表作。画家以简约的笔墨和夸张的造型描绘了“八仙”中的铁拐李,加上“神仙也有缺残”的题跋,非常形象地表达出连神仙也有缺残,我们凡人哪里会有不犯错误,哪里会没有缺点的含义。画中铁拐李的形象塑造具有“形神兼备”的审美意蕴,但画家所要表达的主题思想主要是依靠画面上点题跋语的启示,欣赏者才在回味深思后得以领悟画意。这种“诗画结合”形式的意象呈现,充分显示出当代水墨漫画创作对传统文人画表现手法的继承与借鉴。
 
      然而,水墨漫画作为当代漫画创作新兴的一个种类,创作者应该有意识地在其意象(画中形象)建构方面有所拓展与创新,这样,水墨漫画才能与传统文人画的艺术表现语言与形式有着较大的区别,并有利于自身的发展和形成独特的艺术面貌。详言之,当代水墨漫画作者除了在形象造型上满足于达到富有漫画味的夸张变形及“以形写神”、“形神兼备”的艺术追求之外,还应该根据表现主题的需要,大胆想象,力求让画面上营造的意象(形象)具有典型的漫画超时空的表现语言特征,从而使之成为水墨漫画意象呈现的主体和欣赏者乐于联想探求的形象。其实,漫画超时空的表现图式早已存在于文人画创作中,并非现代或外来艺术之表现形式。相传王维常把不同季节的花卉同绘于一幅,最为著名的是传说他在《袁安卧雪图》中画了雪中芭蕉,此举引起了美术史上长期的争论。但不管怎样,这种超越现实,托物寄情,借物写心,遵循着创作主体心里时空的合理性意象图式具有较大的创作自由性和表情性,因而被历代许多画家所沿用。如李鱓的《梅兰竹图》、黄慎的《戏蟾图》等等。可是,此种颇具漫画表现语言特征的图式在当下水墨漫画创作中还没有得到充分的重视和体现。原因有很多,但主要可能与其自身在意象建构上须表现出强烈的独创性所具有的难度有关。然从另一个角度看,对自身创作难度的突破却是当代水墨漫画形成独特艺术面貌的出发点和着力点。
 
三、建构具有强烈漫画特征的当代水墨漫画审美意象
 
      上述指出,当代水墨漫画创作应力求建构出具有强烈漫画特征的审美意象(画中形象),才有利于自身的发展和形成独特的艺术面貌。所谓具有强烈漫画特征的水墨漫画审美意象是指画面上具体可视的形象是画家以独到的、新颖的“设计”意识加以创造的,颇有超现实的“现代创意图形”的意味,即呈现出一种背理的、怪诞的、与真实生活物象相矛盾的图形语言特征。正是这种超现实的、背理的意象营造才使水墨漫画具有奇特的幽默趣味和引人注目、发人深思的艺术效应。当代漫画家白善诚先生在此方面做出了可贵的探索,创作了不少颇具代表性的佳构。如《太白醉酒图》、《黛玉葬花》等等。在《太白醉酒图》中,画家塑造了醉态的李白手拿毛笔,以酒当墨的情景,而在《黛玉葬花》中,黛玉眼里流出的伤心泪水竟是那随风而逝的点点花朵。作者建构的意象是多么的荒谬背理啊!但正是这违反常态、超越现实、颇富“创意”的意象营造成为引发欣赏者探求“象外之象”的兴趣点和媒介,从而让欣赏者在不断的探究和感悟中逐步获得“韵外之致”的审美感受。诚然,超现实的漫画意象建构更能激发欣赏者的联想和想象。正如美国当代著名心理学家西尔瓦诺·阿瑞所说:“意象由于并不是忠实地再现现实,因而是一种创新,是新的形式,是一种超越力量。”
 
      水墨漫画超现实的意象建构还往往表现出“谐中见庄”的图形语言特征。即画家营造出幽默诙谐、具有喜剧性特征的意象表现严肃的事理,以反映生活本质的真实性。白善诚先生创作的《免冠图》、《谈谈管理学》等就是典型的例子。作者在《免冠图》中建构出一被免去官职的县太爷在自己摘去乌纱帽时竟然把自己的脑袋摘了下来的意象。画中荒谬至极、悖逆常理的意象营造撼动人心,让欣赏者浮想联翩,自动探究作品意象背后所蕴的真实内涵。显然,作者以独特巧妙、大胆夸张的艺术表现手法“在荒缪中再现现实”。极其形象鲜明地描绘出现实生活中的某些领导干部“只能上,不能下;只能官,不能民”的思维定势和真正退位时的忧虑心态与恐惧之感。此画充分体现出“谐中见庄”的艺术特点和内涵。诚如叔本华在考察幽默的特性时所说的:“严肃,被隐藏在一种诙谐的背后”。
 
      从上述可以看出,当代水墨漫画超现实的意象建构并非一种随意的、脱离表现主题的为“新”而“创”,而是必须合创作目的性,即画中建构的超现实意象能真正成为欣赏者领悟画家所要表达的主题思想的媒介。

      总之,当代水墨漫画的意象建构不能仅仅停留在画中形象塑造的漫画式夸张变形的层面上,并主要依靠画中跋语表情达意,这样的表现形式难以完全体现出当代水墨漫画自己独特的艺术表现特征。因此,当代水墨漫画作者只有关注身边熟悉的生活,准确把握时代的精神脉搏,在继承传统文人画艺术精髓的同时,大胆运用漫画艺术表现手法建构出超越现实、独特巧妙、令人难忘的意象,方能创造出与传统文人画区别开来,并具有当下精神和自己独特艺术面貌的水墨漫画佳构。

                                                                                                                              发表于《美术观察》20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