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水漫技法
论中国水墨漫画之三 许力 发布时间:2010-12-21 16:04:45.0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本站原创       摘要:文人画重意 独立个性 诗书画印的统一
 4、写意求简:
        文人画重意。欧阳修讲“古画画意不画形”,只有匠心独运,才能回味无穷。倪赞说“仆之所画者,不过逸笔草草,不求形似,聊以自娱,写胸中逸气耳”。从倪赞这句话看,文人画的创作目的在于“聊以自娱”,既然如此就不可能拘泥于一枝一叶上,在创作时要一气呵成,在笔墨的挥洒中犹如气功一般地直抒胸臆,因而特别强调笔墨和气韵,对景物则只取其意。但是,做为绘画是离不开视觉形象的,还是要靠一些“相”来引起人们的联想和共鸣,在情感抒发中为了不受“实相”的局限,写意成为最主要的方法,甚至用夸张、变形的手法,来达到写意的目的,对于形似的要求变为概括地写意,历来文人画家追求的是“不似之似”、“似与不似之间”。仅管主张不求形似,但从实践来看,即便是主张逸笔草草的倪赞也是画树未尝不似树,画石未尝不似石;即便是八大笔下那翻着白眼、愤世嫉俗人格化的鱼,也还是在鱼的实相之中,不过是把他“胸中逸气”通过提炼、变形、夸张以后的景象体现出来。以象征的手法藉笔墨和文思表现在作品中,把实相变为艺术形象而引发共鸣。这一点上,漫画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所以写意必然成为水墨漫画必须要坚持的道路。文人画家对绘画目的之独特理解---绘画的目的不在传形,而在写意。这种喜好自由不拘的画法,导致了崇尚清逸淡雅的风格,从而决定了文人画的另一个显著特点---求简!于是,我们在文人画是多见是简炼的造型和大片的留白。《心经》上说: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中国文人画的空,可不是什么也没有的空,而是“即是色”的空。中国画在长期的创作实践中形成了一种独特的布局方式,这就是---计白当黑。这种构图的技巧衍生出了对图形创意本身的简约洗练与概括夸张的要求。画面上除了笔墨之外,大面积的留白,然后匠心独运的使着笔墨处与画面上的留白空间产生一种紧密联系,力求画面的留白部分“无画处皆成妙境”,使观赏者用自己的审美经验补充画面上留白处隐藏了的形象内容。文人画精简的是笔墨,而不减的是思想的广阔。不着笔墨处,它可以是天、可以是水、可以是云、可以是雪、可以是无数的人头攒动、可以是思绪的天马行空......中国人用计白当黑之法创作的最成功的作品当属“太极图”了。着笔墨处是阴鱼,空白处却是阳鱼。这正是中国文人画妙用空白之真谛。所以,文人画之简,是简的直指人心,是要简的意味无穷、是要简笔墨而强其神。自南宋马远以“马一角”传世、夏圭以“夏半边”闻名,这种求简之风就做为一种基因而注入到文人画创作的血脉之中了。倪云林自称“人之所谓画者,逸笔草草,不求形似,聊一自娱耳”,倪画大都疏林坡石,遥山远岭,着笔不多,但相当耐看。在文人画中,可有可无的皆可简,甚至简到零,而达 “此时无声胜有声”之境 。曾经在一本书上见到净空法师的一枚印章,只有一个边框,框内没有任何东西,初看不知,随即大兴感叹:果然是又净又空!水墨漫画秉承于文人画与漫画,因而在“简”上是一个坚定不移的创作原则。丰子恺说:“简笔”是漫画的第一条件,“注重意义”是漫画的第二条件。现在漫画讲“大漫画”的概念,这无疑对漫画自身地位的提升、创作视野的开阔有着非常积极的意义。但“大漫画”的倡导是针对整个漫画的。对于水墨漫画而言,简,依然是自己最鲜明的特色,是立身的优势。越是强调大漫画,水墨漫画的简就越显的可贵,正是由于其简,才是能在漫画中另立门户的资本。因为这种简不是少,而是浓缩!
   5、独立个性
        关于文人画讲究个性的问题在这里就不用很详细的论述了,因为这是所有艺术都要有的基本要求。卢沉先生说:我觉得个性是艺术作品的灵魂。思想性,主题性,都要通过艺术个性来表现。应该提高到这样的高度,就是说如果艺术没有个性,就不成其为艺术。艺术个性与艺术才能有关,你的艺术个性受制于你的艺术才能,你的才能高,你的艺术才能就发挥的好,你的才能如果不够,艺术想象力或者创造能力有限,那么你的个性就发挥不出来。我们看一个成熟的文人画画家的作品,都具有非常鲜明的个性气息,徐渭、八大、吴昌硕、齐白石等等,从构图到用笔,从造型提炼到变化规律都有一套自己独有的方法。当今的水墨漫画大家韩羽、方成、徐鹏飞等也都是个性极鲜明者。而整个的水墨漫画现在的实际情况是,大多数作者还是需要在基本功上下大气力的,这时盲目地追求个性只能是空中楼阁。
   6、诗书画印的统一
        苏东坡提出:“诗画本一律”,又称之为“诗之余”。郭熙说:“诗是无形画,画是有形诗。”这种诗画同一的观点,自宋以来一直流传着,成为对文人画评定的标准之一。不少文人画家是以诗情入画。但同时“画之不足,题以发之”,以诗文题跋来提高画的境界。元朝以来,题画之风盛行,不单是只签署作品姓名,题画有诗有文,体现了作者的学识修养。有的索性摆脱诗词格律的束缚,信笔在画上提句跋文,直抒胸臆。水墨漫画中题跋就更重要了,有时它更像相声里的包袱,画的笔墨都是辅垫,直到最后要用题款把包袱抖开。如图六李老十先生的那张作品,如果没有题款它就是一个葫芦,甚至是一个写实的没啥创意的葫芦,除了用笔扎实之外乏善可陈,但是有了题款之后一切都不一样了,性质不一样了。就象传说中的一条鱼,在这儿是条鱼,只一跃,过了龙门了,它就是龙!有了这个题款,画一下子就把人的思绪打开了,你能看到一个怀才不遇的才子的志气,你能想到浪迹江海的豪气。黄永玉先生画一个鹦鹉,题款为:鸟是好鸟,就是话多。多么机智、幽默啊。《水浒传》中的何九叔是个小人物,被西门庆逼着火化了武大郎,但偷偷留了两根骨头,为武松留下了证据。黄永玉先生画了何九叔,题款为:世上一天有何九叔,世上就有真历史。不能不佩服黄老的眼力独到,不论黄老是否同意,我都要将这两张画放到中国水墨漫画里讨论,这是教科书般的样板。刘二刚先生画一老头喝茶,题款为:老夫宁愿喝茶,不喝假酒。真是骂人都不动声色。天下画铁拐李题材的有许多,但方成先生的一幅画让我不忘(图八),妙就妙在款上:神仙也有缺残!哲思出来了,幽默出来了,想象的空间也出来了,这就优秀水墨漫画的魅力!
       水墨漫画题款和漫画创作一样要求绝对的原创性,个人的重复已是大大贬值,复制别人则有欺世之嫌。比如图八,假如原创者方成先生之外的人,也画铁拐李,也题上“神仙也有缺残”,那就是艺术追求上有缺残了。你也“留得残荷听雨声”,他也“留得残荷听雨声”,听见了什么?除了第一个人之外,剩下的也许什么也没听到!题款的内容显示着画家的思想境界和才情,题款水平的高度是由读书的厚度所决定。画文人画、水墨漫画难就难在背后要有强大的文化内蕴来支撑,不是仅靠用功就能得来的,得修!有了好的题款内容,还要用好的书法写出来,但千万不要把书法仅仅当做书写题款的工具。在中国文人画的发展过程中,书法已经成为了画的一部分,具有和画一样有生命力的一部分,是评价一幅作品水平高低的标准之一。在构图上,它还能起到丰富画面、均衡画面的作用,它是一幅画在最初构思时就要考虑进去的元素。书法或奔放,或秀逸,或朴拙,或工整,要与绘画笔墨风格相融,起到图文互补、增强艺术效果的作用。其实,水墨漫画中的书法是不必像纯书法那样写的。它应该是所谓的“画家字”,关键是在笔墨和结构上要写出功力和情趣来,最重要的是要和画画的用笔一致,能融到画面里去。纯书法的字更多的时候倒是游离在画面之外。书法之外还有印章,文人画中印章的使用是很见作者的才情的。特别是闲章,或白或朱,或方或圆,或长或扁,或肖像,或形物,或押脚,或起首,在素纸绢绫上与书法黑红相映、虚实互见、赏心悦目,给绘画增添了妙趣不尽的书卷之气。因为钤印是一幅作品的最后一道工序,这也是对章法布局的最后一个修改机会,或补缺、或堵漏,或调整重心,或丰富画面都是印章能起到的作用。印章的风格也要和作者的画风一致,不然画面也不和谐。印章的内容应该别致、个性,把自己的思想、追求、情趣表现出来。有些水墨漫画作者对印章的使用很忽视,往往只是做一个身分的确认,所谓签字盖章有效,影响作品的完美甚至降低作品的档次。诗、书、画、印成一体,诗画相联,诗是无形画,画是有形诗,书印相映成趣、和谐统一、相辅相成,这标志这文人画形式的完善。也是水墨漫画追求的目标。
                                                                                                                                                                                                     时间:2011-1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