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水漫技法
专访延佳黎:水墨新域度的自由探索 发布时间:2011-12-20 20:52:44.0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本站原创       摘要:要树立思想观念上的当代意识 文化精神需要继承与延展 语言技法需要自己创造

  雅昌艺术网:展览的主题定为《缘》是怎样的考虑?如何进行展出作品的遴选和展览布局?

   延佳黎定名为缘,我觉得是源于信仰吧,因为一切皆有缘,能够把绘画作为自己的专业和毕生的追求那是缘,能创作出这些作品,又能在陕西省美术博物馆展出,也是一种机缘。同时也有一种感恩的心理,就是感谢所有能使我成就作品的因素:正面的、负面的,美好的与苦涩的等...如果选择其他命名也能对作品以诠释,但,可能没有“缘”这样包容博大。所以就定名为“缘”。今天开幕展出的作品数量共有94幅画,这是我近二十年创作的结晶,有山水、人物、古刹、莲花等,题材比较丰富一些。做展览当然是首先要选好作品,我的绘画风格淡远,作为一个较大的展览,还需要一些色调较重的作品相互映衬,所以大家还看到一些纯墨的作品。展览布局首先考虑观赏性和视觉效果。所以没有按照创作年代的顺序,题材系列布展。这样我觉得更直观,没有叙述性。

  雅昌艺术网:展览现场可以看到您敏锐的捕捉和跳跃的思维,从98年的《荷》到2011年的《莲》,是在凸显一种什么理念吗?

  延佳黎我没有按常规的创作年代去布,也没有按照画作的题材系列去布。比如花系列、人系列这样去布,主要是看展览中作品呈现的视觉效果,我的作品题材多,色调多,大小不一,我想就是让作品色调搭配,大小错落有致就好。让大家感觉我没有刻意强调什么主题,没有引导大家去观赏的意思,就是想让大家感觉自由随意。只想让大家的思维、思绪,活跃起来。在看过一个超然的观自在佛的时候,突然到一个戏人,再后面又是荷花,下面又是一幅山水,又看到一幅古刹。我就喜欢这样有诧异的跨度大一点的感觉。一切皆有,一切无常。98年的《荷》和2011年的《莲》其实是同一题材,但表达的是两种心境,一种是表达现实境遇,一种是超然现实的本真回归。

  新的审美情怀和语言表现

  雅昌艺术网:这个展览是在您自己的绘画风格确立成熟后出现的,绘画风格的确立具体在什么时期以及您怎么样定义自己目前的风格呢?

  延佳黎风格的确定应该是在90年代末,也就是从展览里面创作年代最早的那几幅开始,因为之前画的都是实验品。那时就觉得自己对水的运用情有独钟,因为“水”使墨有了更多的浓淡层次变化,使色有了更微妙的发挥。多用水,使墨和色在画面上变得淡远而宽广,作品有了更大的想象空间,精神可无限延展。这正是我的审美取向。因为绘画是无法叙说的语言,是靠人的视觉去体会、感觉、领悟人的精神世界的,此处无言胜有言。何况有些情感的东西就是用语言也是无法言表的。那么“空”与“淡”就是我言说的一种方式,用空来表现无限的“实”;用淡来表现无限的“重”;用“柔软”表现强大,用“无”表现有,用平静表现苦涩……这正是中国传统文化的要义:含蓄内敛,包容、绵里裹针,无为而无不为,虚无缥缈,而又包罗万象等等。所以因这些理念和精神导向,使我的作品所呈现的面貌,应该是一种淡薄、宁静、含蓄、梦幻和超越现实的一种风格。从技法语言上讲,我没有沿袭传统的技法语言,而是另辟蹊径,从物象的本质出发,吸收西画的表现方法,用水墨和丰富的色彩语言,诠释我对水墨艺术的理解。就像美术评论家范迪安先生说的:“以新的审美情怀和语言方式,呈现了'当代水墨'的艺术理想,这让人观其画作,视域为之一新”。所以我觉得我的绘画风格,可以定性为“新绘画”或者“新水墨”,呵呵…这个我也说不好。

  雅昌艺术网:大多女性都有对材料性的特殊敏感度,这个在创作之中是怎样不断的尝试出新呢?

  延佳黎是的,对材质的敏感决定你所选择的艺术发展方向,我对宣纸和水墨就很敏感,由衷喜欢,宣纸轻薄柔软,遇水后极其敏感,极易渗化,水越多越不好驾驭。多用水,画面容易出现氤氲幻化的效果,但是稍微把控不好就会给人感觉空泛松软无力,就是“墨猪”现象。所以水的运用至关重要,当然,水用的少了也就变成了浓墨、焦墨,虽然好掌控,但它失去了宣纸水墨画最本质的要义,就像在熟宣、或者在素描纸上画一样。所以水墨画创作需要长期的实践、体验,需要对物象形体的理解和表达能力,需要对笔墨的认识和把控能力,最重要的是创作者自身的审美思想,审美思想决定艺术的品味,所有的技法语言都是服从于自己的审美需求的。

  雅昌艺术网:从什么时候开始尝试水的实践探索的?

  延佳黎应该说自从我开始拿毛笔准备画国画的时候就开始和水结缘了,就开始研究水了,笔上有多少水,笔的饱和度有多大,都直接是水的关系,我的墨要蘸多少,我的水要蘸多少,笔头里含水量多少、含墨量多少,含色量多少,只要我拿起毛笔就开始用到水了,所以水一直在伴随着我绘画的整个过程,当然这个没有形成一种很明确的目标,我没去刻意追求它,它就是在自觉不自觉中,自自然然的融入到我的画面里边了。

  雅昌艺术网:刘骁纯老师在序言里将您的水墨表现称为“水功”,希望用您的语言来阐释一下您的“水功”?

  延佳黎刘骁纯老师把我的水墨表现方法总结为“水功”,也就是用水的功夫,也叫“水攻”,水法的攻坚。现在想来还是很符合的。理论家很会总结定论。其实我在创作的过程中没有去想这是什么方法,也没有想怎样把水用到最好,好像都在不知不觉中生成了,也就是下意识对水的情有独钟吧,你没有注意去想是怎么回事。但是我的画的确感觉水的运用比较成功。水太重要了,就是你在中国的宣纸上画画,水是至关重要的。水的用运,直接关系墨与色的品质,所以在用水的时候心与手是一种和谐的感应,有时也要经过多次反复的晕染滲化,因为生宣纸很薄,纸质很松,水多极易烂掉,水越多越不好掌握。要想达到空灵、至虚至淡的意境,需要很多水的用运,这是有难度的。所以,刘老师用“水攻”,攻坚的意思。来定义。的确需要攻克这一难关,这也全靠自己的感觉把控。时间久了可能就真的有一种把控水的“功夫”了。呵呵…可能就是这样吧 。

  更广义的理解中国水墨画的表现域度

  雅昌艺术网:展览前言也提到对于您的创作从美学角度的分析,我们也希望能听到您认为您的作品从观念、技法、材料、美学等等方面这些角度来进行的全面解读。

  延佳黎中国几千年的文明史,给我们留下了非常优秀的文化,我们一方面徜徉于自身文化的长河里,一方面又有许多的外来文化供我们吸取。生活在当下这样多元的信息时代,有识之士是不可能继续沿袭固有的绘画样式的,所以如何继承和发展水墨画,如何使水墨画赋予时代气息和当代特性,这正是我们每个热爱中国文化的艺术者需要思考和解决的问题。

  首先就是要树立思想观念上的当代意识,作为当代画家,我喜欢新鲜、喜欢时尚、喜欢创新、喜欢对当下人的生存状态、生存环境和人性的东西的永久关注,这些可以说是和我们自身有直接的联系,同时自身也有深切的体会。所以我画的山水是我出生成长的地方,是家乡的黄土高塬,人物也都是我熟悉的农民学生,还有莲花、佛等等。观念的确立决定绘画样式的确立,你有了新的观念,就不会还用古人的方式去表达你最想表达的题材,因为它不能满足你的欲求。为了满足你的欲求就必须进行自身语言技法的探索,这是一个艰难而漫长的过程,也是一个解构与重建的过程,必须打破传统已有的语言样式,而保留传统文化的精神实质。语言的突破与确立使作品有了新的视野,而整个作品所散发的精神气息仍然是东方的、中国的,同时又是现代的。这个过程就是我对传统文化继承、发展和语言技法创新的过程。所以,文化精神需要继承与延展,语言技法需要自己创造。正如邵大箴先生给我写的序言所言:“从技法和技巧的层面去看,她的创作渗进西画的一些元素,其样貌已于传统山水画有相当的距离,可是其融通、含蓄与儒雅的精神和气质,无疑是中国的;而其图式的新颖与独创,则散发出强烈的现代气息”

  水墨画的材质是很特殊的,是中国传统文化和美学的产物,中国水墨画的审美有它强大的判断系统——“禅”与“道”的精神实质。它表达了对世界独有的感知方式,对艺术形而上的审美需求。正是因为有这样强大的文化背景,我的画始终追求着淡泊、空灵、虚无、缥缈、宁静的意境,静观自得。苏东坡诗云:“静故了群动,空故纳万境”。万境浸入人的生命,染上了人的灵性,所以我的作品大多命题为“灵境”“物境”。宗白华言:“美感的养成在于能空,对物象造成距离,使自己不沾不滞,物象得以孤立绝缘,自成境界”。所以我的画非常注意“意境”的营造于表现。这正是大家对我画作欣赏的重要原因。

  雅昌艺术网:展览展示了您二十多年的创作,您也是进行了一次比较大的梳理,您觉得这个展览带给您了什么,也希望带给观众什么?

  延佳黎这些作品是我91年毕业到现在近二十年的创作,终于有一个全面的展示,当作品挂起来后,一下觉得轻松了许多。就是展览让我觉得是一种释怀,或者说是一种放下。也是一个总结吧。当然我希望能得到社会和艺术爱好者和热爱艺术的人的认可和共鸣,能给大家带来一种新的视觉体验,让大家更多的了解我、理解我的绘画,更广义的理解中国水墨画的表现域度。并且能带给大家一种新的理念。

  进入创作的自由境界

  雅昌艺术网:从毕业之后您一直留校,那么院校里的风气和刚才您也谈到了当代的风气是存在比较大的差异,您怎样看?在学院里出新可能比较难,会有更多的限制,但是您做到了,但是同时您又避除了当代艺术氛围中的混乱,您是如何把握的?

  延佳黎在学院里边教学当然有学院里边的规范,有一些大纲要求你不能什么或者要怎样,这个就是很规范,我主要教学生的是基础的东西,造型方面、色彩的运用方面的课程。这里面有很大的空间是可以发挥的,造型是绘画最基本的要素,而“形而上”的审美是中国美学的基本要素。教学的过程中不能一昧强调形体固有的准确性,而应注重以神写形,神情为主宰。教学一旦注入精神和情感领域的因素,就不会那么刻板规范,就会有很大的发挥空间。在学院里面,要推陈出新,是有它的局限性的,但在我自己创作时,是可以避开的。我虽然身在学院这样的氛围里,但我一直关注当下美术发展现状,当代的、前卫的、观念的还有新文人画,油画、雕塑、装置等都可以给我带来思考,那就是,什么样的东西既不失当代性,又是永恒的、持久的、沁入人心的!“哲学求真,道德或宗教求善,介乎二者之间表达我们情绪中的深境和现实人格的谐和的是‘美’”。所以真、善、美应该是永恒的向往。由此,在现实生活中引发很多对应的情感,比如它们的反面,造成人在生存状态下的种种不适、苦痛、挣扎等等。所以也产生多种艺术形式的宣泄。在当下,很多形式要么复古、要么媚外,要么跟风、要么只求怪异出位,吸引眼球,要么一味迎合市场。这些现象都与艺术的本质和中国美学要义相悖,显得有些混乱。所以需要艺术家自我有一个清新的认识。我想艺术是无国界的,真善美应该是全人类的精神向往。对我来说,对东方文化、水墨艺术材质的热爱,似乎是一种血缘,一种很深的渊源。领悟传统文化的美学要义,立足当下,追求表现物象最朴素而本真的东西,又不偏离当代人的审美欲求,我想这就是我带给大家的一种新的视觉效果吧。

  雅昌艺术网:您所综述的一个理念是什么?就像我们之前闲谈时,您的开篇第一句特别好“无论是怎么样的苦涩,最终由一种包容幻化出的是一种拈花的微笑”。

  延佳黎那就是自由身心的自由和创作的自由。绘画艺术能够让我的心灵自由飞翔、驰骋。对于绘画本身我也推崇自由的表现语言和形式,不受任何已有的方式和既定形式的局限,只由物象本身生发。境由心生、笔随意走,毫无顾忌和挂碍,达到一种忘我的境界,任何不愉快和苦涩在自我和谐的心身里都荡然无存,身心得到净化,慢慢地你的心灵就达到了最本真、最纯真的状态,最终幻化出一种超越现实,超越苦难,一种博大通融的境界,就像佛陀和我笔下的莲花一样,本真清新而纯正,微笑面对一切。

  雅昌艺术网:想了解一下目前您的一个绘画状态以及您未来,近期的一个打算?

  延佳黎还是比较静的,因为我没有过早进入市场,也就没有太多的干扰,基本能按照自己的心性工作。展览举办后,主要还是画画吧,下一步怎么做还没有确定,应该是跟着感觉走吧!

  雅昌艺术网:谢谢您!                                                          (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