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水漫技法
凌宇冰的黑底水墨构成 发布时间:2016-06-04 17:26:09.399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本站原创       摘要:

凌宇冰的黑底水墨构成

               

乔伊斯说,“正当的艺术应该导致心灵的静止”,凌宇冰在艺术上的所求或许亦近之。上世纪末到本世纪初,凌宇冰尝试了他的黑底水墨构成,引起了同行和水墨爱好者们的兴趣,“能标叛帜即千秋”。E·H·贡布里希认为:“每一代有成就的画家,都在某一点上反叛了某前辈的准则,……标新立异也许不是艺术家素质中最高、最深刻的东西,但总的来说,很少有艺术家缺乏这种愿望”(《艺术与幻觉》)。使凌宇冰想用深底作画的直接动因是中国画对“知白守黑”千篇一律的滥用,致使画面缺少重量感;和油画相比,显得单调、过分的温文尔雅,缺乏视觉张力。中国美术学院教授吴德隆在谈到凌宇冰的黑底水墨画时尤为惊异,“你的画显露你的个性积极、乐观、生意盎然,而且毫无矫揉造作的痕迹。我看你的画,心中就会涌起一片欢欣之情。你的黑底水墨画使我猛觉别开生面,看后使我心底为之激动不已。试用黑底作为整幅画的衬托,是一个非常大胆的艺术探索,使我感到有创意的别致和美感。你有深厚的油画基础,使你的色彩与造型上有比传统画家所没有的优势。这种黑底水墨构成是非常别致的,在艺术书店恐怕也难找到类同的第二本来,可贵就在于此。”

 

  中国画、书法大多是创作在白纸上的,对比强烈、黑白分明,效果是明豁的。加之由于白色的宣纸、绢能渗化吸水,适合于文人抒写心情,也促使了大部分书画家使用白纸作底色的偏好。凌宇冰的水墨画创新,可能与他是油画出生,一切画面均有背景、喜欢厚重有关。然而,黑底可以使人从原来白底的无穷远(无画处皆成妙境)拉近距离(限定空间设置),使画面更具有二度空间的平面装饰感,这是塞尚绘画的启示。凌宇冰在《漫谈“知白守黑”和以黑写白》一文中表示,它的探索过程远比绘画作品本身更令人关注,过程显示的意义会在过程之后开花结果。凌宇冰写道,传统的意笔水墨画,历来强调“墨分五争,知白守黑。”一代宗师潘天寿根据其多年的中国美术史的研究和自己的艺术实践,认为:“中国画布置极注意有虚有实。虚者空也,就是画幅上的空白,空白布置不好,实也布置不好。老子说‘知白守黑’就是说黑从白现,深知白处才能处理好黑处。”

 

  如凌宇冰的《盆花》,在画眼荷花的背景上施以较大的黑色块面,这样不但突出了主体,而且增加了画面的厚重感,补足了点、线、面三者的和谐组成,花瓶底部左侧的一排印章不但加强了画面的稳定感,而且可看作一条花边与上部的题款相互呼应,增加了画面的装饰构成意味,使画面既统一又有趣。《皎皎玉兰眩紫霞》中,洁白的玉兰花采用油画中环境色的画法,显得色调丰富多彩,加之黑底的处理,如玉器般晶莹透亮,富有铿锵的音乐感。《虾趣图》是“知白守黑”的反用,故有新颖、别致和耳目一新的效果。《玉兰》和《霜菊有余馨》两幅斗方在背景上采取大小分割和书法、黑块布置的不同构成,钤印的大小错落,题款的精心处理,使画面增加了工艺装饰趣味和“大珠小珠落玉盘”的音乐感,新颖、亮堂、别致。同时,直边的框架或边线,有整肃画面的作用,同时起到加强画面中的张力,以及张力所引发出的反作用的引力、推力抗力等连锁反映,从而增强形象构成的刺激力。

 

  一般水墨写意画,利用黑白二极,淡底深画,画在前方,光源在后(背光),知白守黑,从而使画面突出、舒展、明豁而响亮。白色的宣纸感觉光亮、洁白、清静、朴素、雅洁、快活。它象征光明、纯洁、高尚和空灵。白的面积大,使作品白色的感情倾向轻松、愉悦、明快,有利于诗情和意境的表现。以黑写白则是一种逆向思维,是“知白守黑”的反用。借用视知觉的术语来说是一种“图、底互换”,黑底为虚,画与白为实,在明度上这种方法谓深底浅画(主体愈浅愈突出),画在后方,光源在前(顺光),从而产生一种刚健、沉默、安静、厚重的压迫感,起到出乎预料的“陌生化”效果,新鲜、刺激,并联想到严肃、压重、坚实和永久,别有一番风情异趣。凌宇冰强调,从某种观点讲,整个艺术史是一部视觉形式演变的历史。它不完全指新“图式”的发明,它的原创性和多样性,也包含实现这些图式的手段与细功。“画贵走极”。谚云:“若要公道,打过颠倒”。颠倒过来,会看到新奇的风采。任何一个有成就的艺术家,都是努力将自己的个性语言推倒极端,推不倒极端,也就是不能“出类拔萃”(凌宇冰《关于图—底互换》)。

 

                                        

 

                                                来源:  婺城新闻网  作者:  王基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