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图片新闻
王成喜:美术泡沫 可以休矣 发布时间:2013-04-08 11:36:14.0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本站原创       摘要:作为一个画家应该凭自己的艺术良知,尽自己的艺术才华,创作出好作品,不为“泡沫”所惑,才是正道。

 

       美术,乃指占据一定空间、具有可视形象以供欣赏的艺术。造型、笔墨、色彩乃至意境摆在那里,按说和泡沫无关。但在人们的记忆里,不知什么时候,“泡沫”就与美术界沾上了边。早期是许多普通美术作者争先恐后进入各种著名画家大字典或者名人录,导致著名画家满天飞,也令那些编书者捞了头桶金。后来有些“著名画家”感觉戴这顶帽子的人太多,不过瘾,又把江湖那一套搬到美术界,自称猫王、牡丹王、虎王,甚至有封大师者。近年来,随着人们鉴别力的提高,这些东西的市场似乎逐渐萎缩。但一种新的“泡沫”表现形式又层出不穷,如果说前述是以个体为特点,而下面这些则是以团体甚至借力于时下某些政府打造文化政绩的需要。
 
 
会员贬值 高额收费
 
   按照有关的协会章程,发展会员当有明确的条件和规定,会员交纳一定的会费也符合情理,但近年来,一些协会不断降低门槛,入会的条件和范围不断扩大。而入会的手续费工本费用从几十元涨到几百元甚至上千元,有的协会新会员入会还要再交作品数幅。谁都知道,一个会员证的成本只有几元钱。有的协会更离谱,入会之前还要交费培训,且单单是中国画专业的新会员。这其中奥妙,会员都心知肚明。而有的地方会员入会了,也就等于退会了。没有活动,徒有虚名。至于来自北京等地的一些乌七八糟协会条件就更简单,只要交纳上千元的费用或者更多,除了不能当会长,副主席、理事统统有价码。一些县级市各级书画会员达数百人屡见不鲜。这种打着发展会员旗号乱收费的现象亟待规范。不止于此,有的地方政府竟然还引以为骄傲,以这些类似虚拟会员的数据再向国家有关部门申办“书画之乡”等称号,制造文化繁荣的表面景象。
 
 
乱设副职 主席泛滥
 
  作为一级协会,根据协会工作的需要设置一定数量的副职本无可厚非。记得早期,各级协会管理部门和文联等主管单位对此管理尚比较规范。但近年来,一股乱设副职之风从某些政府机构刮到美术界,有的单位编制几十人,光在美协担任副主席的就有三四人之多,有的地市美协副主席达数十人之多,而且呈一届比一届多的趋势。这还不够,许多地方副主席照顾不过来,还巧立名目,大量增设所谓主席团成员,再往下还有副秘书长、常务理事、理事等。近日媒体报道,某省新一届书法家协会主席、常务副主席等加起来足有64人之多。本来当初用意是用增设副职安抚某些画家的虚荣,结果是按倒葫芦起了瓢,互相攀比者面更广,反而不利于工作和团结,受到社会舆论的广泛抨击。这样的所谓三千老爷八百兵,对繁荣艺术创作未必有好处。
 
妄称画派 抢占山头
 
  画派是指由独特的绘画艺术理念,形成“独特美的符号”的绘画形式。作为一种艺术创作现象,如果真的出现了,值得赞赏和肯定。问题是,现在许多人并未真正理解画派的真正含义。片面地理解成画什么就可以成为什么画派。画南山的叫“南山画派”,画北海的叫“北海画派”。更严重的是,近年中国大地上,瞬间冒出来众多画派,且都是自称的,有的甚至是当地政府命名的。好像一个高地,抢先占领者,就是胜者。这里边也不排除有的画家把“画派”当成一种新的操作形式。而看看有的所谓“画派”的作品,除了选题具有地域特点,画面既无独特的绘画艺术理念,也未形成“独特美的符号”的绘画形式。实际从美术史的发展进程看,画派的生成需要政治、经济以及文化多种因素和环境,且经过较长时间的发育,绝不可以一日而就。
 
巧立名目 出书敛财
 
  记得上世纪90年代,国家新闻出版署联合人民美术出版社、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和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了一套《中国现代美术全集》,全部48册,蔚为大观,涵盖了我国一个世纪美术家的作品。据我所知,选稿十分严格,绝不存在不交画不交钱就不入选的规定,保持了作为一套以图录记载美术史的权威性。而时下一些协会甚至一些挂靠政府部门和协会的编委会,动辄就会策划编辑一部大型画册的活动。比如有打着庆祝“十八大召开”旗号,有打着某地美术几十年的幌子,有举着庆祝建国多少年的文件,你要说他们是骗子,可真冤枉了他们,编委会成员都是堂堂正正有头有脸的人物,有的还是著名画家,手续也都齐全,可就有一条,入选门槛之一就是要交纳费用或者相应的作品,否则不予入选。理由是要编一套上百万成本的图书,经费困难。这让许多画家进退两难,不参加就会失去扬名的机会,毕竟是正规的活动,有几人会抵挡住这种诱惑?交了费和画,又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更不可容忍的是,有的收画收费之后,泥牛入海无消息,再追,则以换届、人已调走为搪塞。许多会员质疑,编书就一定要大型的吗?有无史料价值,有没有读者,是看书的厚薄大小吗?有的画册重达数公斤,却没有多少内容,反正有钱就是大爷,能印多厚就多厚,这能说是出版业的繁荣吗?
最近某地搞了一次全国性的美术活动,邀请数十位画家到那里采风,当地的一家媒体将这些画家一概称为“大师”。而这其中的多位画家,连基本的写生基本功都没掌握好。对一个画展的报道,许多媒体不是站在作品的艺术角度评价其影响力,而是以某领导是否到场为标准,定报道力度,这是多么荒唐的事情。
 
      上述种种泡沫现象,由于长期得不到有效遏制,令许多画家处于无奈之中,甚至许多人跟风。但泡沫虽美丽,总归要覆灭,作为一个画家应该凭自己的艺术良知,尽自己的艺术才华,创作出好作品,不为“泡沫”所惑,才是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