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图片新闻
水墨漫画——直面社会与人生 发布时间:2013-02-22 10:43:17.0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本站原创       摘要:水墨漫画——水墨的神韵与漫画的诙谐结合在一起,传递出一种新的视觉感受,用“以小见大、弦外之音”的艺术方法来反映社会生活中的是非善恶,以夸张变形、寓意幽默的形式来讽刺社会中的不良现象。

 

温故而知新!经常回头看看走过的路,就会使前进的方向感更强。某些美术史论家们认为,中国的绘画美学是直接从人物画中生发出来的,东晋顾恺之曾经提出著名的传神论:“四体研蚩本无关妙处,传神写照正在阿堵之中。”(《世说新语﹒巧艺》)由此看来,此语不无道理。
 
漫画这种独有的艺术形式,匠心独运、沉思偶得,在绘画门类中既一般,又不一般。一般的是泛泛之作太多,铺天盖地,令人目不暇接;不一般的是有些作品让人终生难忘,挥之不去、抹之不掉,牢牢地铭刻在脑海之中,后者正是漫画艺术的魅力经典所在。诚然,漫画创作的素材和种类比较宽泛,其本身就是一门储量颇丰的“大艺术”,我们姑且美其名曰“杂家”。她涉及面非常之宽,实在是包罗万象,各种题材都可以入画,成熟的作品也可以用在各行各业上。反过来说,漫画家却大可不必把自己视之过高,即便是你取得这样那样的成绩,心态摆正最重要。在漫画领域,有句话说得好——“金奖、银奖,不如老百姓的夸奖!”套用电视剧里“狄阁老”的原话,简直就是“一语中的!”
 
漫画的作用是什么?这是个多解的选择题,纵览一下中国漫画史,不难发现,她在绘画历史上的席位显而易见——“讽刺”!与“幽默”!读者对那些“直面社会、洞悉人生”的漫画作品不免会产生感慨,作一番评价,对比一下心理,批评也罢、赞扬也罢,说明这样的作品确实打动了你的心弦。如果抛开传统的美学观念来看待漫画创作的话,“存在既是合理!”,这似乎很像现代某些影视作品的拍摄初衷。面对如日中天的动漫作品,我们由衷地赞叹和喜爱,搞笑作品让人欲罢不能、欢快淋漓,相信很多儿时的经典动画片和小人书会给我们这代人留下难忘的记忆。因为当下经济如潮的社会使人总是处于一种神经紧张的状态,层层压力背后,释放情感则显得特别重要,“心理医生”逐渐成为热门职业,说明我们的确应该学习一下“进化论”了。漫画应是一门雅俗共赏的艺术,“上得厅堂、下得厨房。”这是我的创作心态,不知能否觅到知音。我想,改变人的思维方式,似乎可以算得上是漫画的功能之一吧!
 
水墨漫画以她洒脱生动的艺术感染力,独居一隅,恰似达摩面壁,闹中取静、淡泊明志。好在研究者大都传承了优秀的“纸、笔、颜料”这些“基础设施”,漫画界的前辈们辛勤地耕耘劳作,为她在国画舞台中保留了一席之地。水墨漫画虽然与其它国画作品保持着一定直观上的空间距离,但她仍以思想和内涵见长,集审美性、延伸性和趣味性于一身。在汲取中国传统文化的基础上,漫画作者创作出大量符合时代需要的作品,能很好地将水墨的神韵与漫画的诙谐结合在一起,传递出一种新的视觉感受,用“以小见大、弦外之音”的艺术方法来反映社会生活中的是非善恶,以夸张变形、寓意幽默的形式来讽刺社会中的不良现象。韩羽先生曾说,“就戏画戏,纵使惟妙惟肖,与戏相比,终是相形见绌。”经典的水墨漫画作品要表现的精神多是在画外,或是浓艳、或是稚拙,形神兼备、意味盎然,处处荡漾着中华民族特有的智慧,张扬着人性的谐趣,古代人物可成为画家们笔下的演员,直面社会与人生,站在历史和纸墨之外,笑看楚汉风云。
 
华夏文明源远流长,历史人物灿若群星,炎黄子孙都会知道一点中国古代那些富有传奇色彩的人物和脍炙人口的故事。不管是思想家还是史学家,都是通过详查的史料和积淀的文物与古人神交,体会他们的内心世界,这是一种不可言说的乐趣!尤其在欣赏古人的书画作品时,用心去感受作者的创作意境和社会背景,譬如徐文长、米南宫、陈老莲等等个性十足的“怪才”,如果不了解相当的历史情况,较难读懂他们的作品。八大山人坎坷的人生经历、苦闷的难言之隐造就了他“白眼望天”的鸟鱼形象,可以说是借物言志来抒发胸怀,终成一家,令人只能望其项背,无法步其后尘。宋代的历史故事画除沿袭了前代存乎鉴戒的作用外,并以古喻今,反映了人们对当时现实问题的态度。最典型的就是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真实地再现了宋代都城汴梁的繁华市容和民俗风情。《布袋和尚》、《文姬归汉》、《采薇图》、《折槛图》,都极富表现力而传承到了今天,人物画的兴衰历史也从侧面昭示出事物的发展规律。创作水墨漫画同样需要揣摩古人的生活经历和喜怒哀乐,向欣赏者展示一种看似荒诞却明察秋毫的精神启迪。
 
对于普通的读者来说,个性张扬或者视角独特的绘画艺术作品,可能不太容易被欣赏。漫画虽然是以构思见长,不管有无绘画基础的作者,都可以信手涂鸦几笔,酝酿一幅作品,但要让读者认可,须在视觉审美上展现一种相对美观的画面效果来,才能够跻身艺林。水墨漫画恰好可以有机地结合两者的可取之处,因此水墨漫画是展示漫画魅力的蹊跷之径,固然创作灵感比较难得,也不太容易深入浅出,但研究者还是日渐增多。
 
在绘画技法中,用线应着眼于对象的形体结构,简练的线条勾勒出神态,以一当十来表现对象的质感。弘一法师有一组《十八罗汉图》,用线流畅、酣快,气韵一丝不苟,意境深远,堪称神品!尽管不着一色,所有的审美趣味尽在不言中。古人云:“笔以立其形质,墨以分其阴阳”,虽然是针对山水而论,但人物画中笔墨与造型的关系大多是相互扶持,水与墨犹如孪生兄弟,互通灵性,“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只有不断尝试,才能掌握其奥妙。中国画的色彩是随类浮赋彩,但中国画家从来就反对纯客观的自然主义。“艳而不俗,淡而不薄”, 水墨画的色彩不能拘泥于自然的色相,为了表现画家的情绪,或是强调对象的特征,或是为了画面的艺术效果和主题思想,可以适当地进行变色。
 
书法在水墨漫画中犹如“锦上添花”,却不似“雪中送炭”。好的题款能让读者心领神会,继而续读画意,相反,没有画面形象的足够力量是不能挽回书法缺陷的。好画配好诗可以说是相得益彰,起到互有所补的功效。水墨人物漫画离不开国画与书法的功底,更需要对社会和人生的洞悉,切中要害利弊,以平常人的心态和情趣去钻研、摸索、了解和创新,在艺术创作中使身心得到陶冶和锻炼。
以画会友比礼尚往来更加直指人心,尽得快意!水墨漫画定会如陈黎青先生所言,使得我们直达悠远而高洁的自由境界。
 
                                                                                                             摘自:自由漫画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