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图片新闻
水墨漫画的构图 发布时间:2012-06-06 12:31:31.0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本站原创       摘要: 构图在水墨画中称“经营位置”,画面中物象的阴阳向背、纵横开阖、起转承接、主辅呼应都对创作一件高品位的作品有不可或缺的作用

 

                                                                                     水墨漫画的构图
 
                                                                          吕志华
 
        具备了关于造型、笔墨的基本知识,也有了很好的创作题材,是否就可以创作出完美的、令人赏心悦目的水墨漫画呢?答案是不确定的,因为创作一幅好的作品,除了这些以外,还需有完美的构图。
 
        如何把我们构思的形象,按要求合理的安排到画面中,达到最完美的视觉效果,是构图的目的。
 
        构图在水墨画中称“经营位置”,也就是南齐谢赫六法中所说的“经营位置”。谢赫之外,唐代张彦远野曾说:“经营位置,画之总要”。可见其在水墨画中的重要性。画面中物象的阴阳向背、纵横开阖、起转承接、主辅呼应都对创作一件高品位的作品有不可或缺的作用。
 
       与西画相比,中国画更趋向于文化性和意向性,在表现技法上更倾向于平面性和装饰性,这就使得其层次感和空间感的体现,对构图的依赖性更为严重,中国画如此,水墨漫画属中国画的范畴,当然亦是如此。
 
       水墨漫画多为小品,构图远没有大的中国画作品的复杂,但搞的不好,也会直接影响画面的效果,产生不必要的缺憾。
 
       下面我们简单的列举几点构图的知识,和大家一起学习。
 
主体的确定
       画面的主体,在水墨漫画中应为矛盾的焦点,或者说主人公,一般定位在画面黄金分割线的位置,这一点可以借鉴西画的构图方法,原因是这个位置最能引起观者的注意,把观者带到矛盾冲突的中心,也就是通常人们的视觉中心,主体确定以后,其他的物象围绕主体展开,画面的主次关系便一目了然,这一点西画与中国画是相同的。
 
起承转合

        起承转合是纯中国画的构图方式,潘天寿先生《听天阁画谈随笔》中说:“起如开门见山,突见峥嵘;承如草蛇灰线,不即不离;转如洪波万顷,必有高源;合则峰回气聚,渊深含蓄”。可谓把起承转合描绘的淋漓尽致。
 
       水墨漫画的起承转合近似于四格漫画点子的三番一抖,“起”一般为画面的近景,一定要见势,起势须能将观者的目光引向主体。“承”顾名思义,是起势的延续,所以也叫“辅势”其作用是引导、辅助、连接,把起势引向画面矛盾冲突的中心。“转”一般作为画面的中心和冲突的焦点,是水墨漫画寓意的体现点,是漫画家点子展现给观者的画眼,所有画面的物象,画家要表达的思想在此全面展开。“合”是画面的结尾,不要使得画面有硬伤,正如书法中的回锋,收住画面外泄之气,与起势呼应,把观者的目光再引回来。
 
       以拙作《嘴尖肚大——》为例,下面的果子为“起”,石桌为“承”,二者把观者的目光引向看着茶壶的小吏,小吏与茶壶是矛盾的焦点为“转”,暗示无所事事、心胸狭窄、自命不凡的小吏正如桌上的茶壶。下垂的提款和印章为“合”收住上扬之气,和起势的果子呼应,把观者的目光再吸引回来。这几个方面缺少哪个,画面都会显得单调,留有缺憾。
 
       中国文化源远流长,这种起承转合的构图方式,也暗合《周易》的阴阳之理,“起”从零开始为“太阴”,到“承”表现的内容渐起为“少阳”,至“转”达到冲突的高潮为“太阳”,“合”阳极而生阴,为“少阴”。前人称太极图从艺术构成的角度而言,包含了绘画构图的全部原理,抛开其玄学的成分不谈,是绝对很有道理的。
 
 
 
三、均衡与起伏
 
均衡
       均衡与对称是构图中稳定平衡画面的基本形式,对称多用于建筑和图案,水墨漫画的位置经营当以均衡为原则,所谓均衡,通俗的说,就是画面中的物象在形态、体积、数量、以及墨色的组合,左右不同,但整体感觉又分量相等。左右不同体现了画面的变化,分量相等能使观者获得一种平衡稳定的视觉感受。
 
总之,不管表现的物象是什么,有多少;不管如何蘸水濡墨,运笔如何缓急轻重,墨色如何干湿浓淡,画面都不能给人以太上、太下、太左、太右、太空、太满的感觉。
 
起伏

       王伯敏先生著《黄宾虹画语录》中提到关于起伏时说:作画应使其不齐而齐,齐而不齐,如自然之形态,入画更应注意及此,如作茅檐,便须三三两两,参差写去,此是理,亦是法。当然黄宾虹先生是以山水画著称于世的,先生的法理也是针对山水画而言的,但这种对画面参差起伏的真知灼见,同样适合于人物和花鸟,以及以其为题材的水墨漫画,画面中物象聚散离合,以及起伏关系,也可以参考西画一般静物的处理方法:两件时,一大一小,一近一远;三件时,一件一组,另两件一组;四件时,两件一组,另两件分开;很多件时,分成多少不同的小组。
 
       如图拙作《书到用时方恨少》,三个人物可分为两组,一个为一组,另两个为一组,其中孩子的一组有两个人物,再加以区别,一个为站姿,一个为坐姿,收旧书的老人虽也是站姿,但在形象上和站立的孩子相差甚远,又不在同一小组,基本不影响画面。加上横放的自行车,使得画面显得高低错落,起伏有致。
 
出奇与造险
      画面常规的构图之外,画面的出奇与造险,有时更能吸引人,偶尔为之,能起到令人眼前一亮的作用,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但是出奇与造险也是以前面常规构图知识为基础的,如果不明白构图的基本原理,奇与险便无从谈起。
 
出奇
     所谓“出奇”,可以理解为超出常规,不平常,所以“奇”。但其前提仍是构图的美观,美观又出奇,这是我们的目的。再者,偶尔为之是出奇,每一张画都要出奇便不奇了,画面的出奇需符合两个条件:一是突破构图常规,突破常规并不是不识常规,这个是不同的。二是尽量避免与别的画家雷同,如果大家“奇”都出在一处,便见怪不怪了,也就无所谓奇了。
 
造险

    “造险”顾名思义就是突破平衡,使得画面有一种不稳定感,以引起观者的注意,但一般不能破坏整个画面的均衡,最常规的造险,是倒三角形的构图,倒三角形重心不稳,给人摇摇欲倒的感觉,容易制造画面险情,出现动感。如拙作《鼓上蚤时迁》,表现的是时迁计盗徐宁宝甲时的场面,时迁双手提锦盒,一脚高抬,整个人物呈明显的倒三角形,给人以极端的不平衡感,似乎感到时迁马上要有所动作,要是倒三角形不等边,则“险”的感觉更盛,但由于这个是为雕塑做的样稿,考虑最终雕塑作品的稳定性和可操作性,所以只能在险中求稳了。右上角的题款也是做了考虑的,希望改变倒三角形两边的重量,增加画面的不稳定感。
 
        虽然构图与绘画基础无关,却是构成作品不可或缺的一步,好的构图会使得画面主次分明,起伏有致,令人赏心悦目。适当的了解一些常规的构图知识,再结合巧妙的点子,一定会创作出自己满意的作品的。
 
         中国画的经营位置自古就多为书画家宇理论家注意,顾恺之、张彦远、都有精要论说传世,到谢赫更以“经营位置”为六法之一,水墨漫画中物象的“位置”是需要经营的,是需要漫画家苦心组织和布置的。以上是自己关于水墨漫画构图的一点见解,有自己悟到的,也有从师友处学习来的,有水墨画传统的东西,也有在水粉、素描的教学中,从西画中借鉴来的的东西,真正是“不土不洋”,厚了脸皮拿出来,请大家批评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