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图片新闻
著名漫画家聂峻致敬梵高登顶中国漫画大奖 发布时间:2015-03-03 18:15:13.0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本站原创       摘要:今年法国昂古莱姆漫画节,让我认识了聂峻。这位受欢迎的漫画家,在欧洲已出版了8本书,而他最新这本向梵高致敬的法文版作品——《向日葵男孩》,使得更多的欧洲读者喜欢上了这位高个子漫画家。

 

     今年法国昂古莱姆漫画节,让我认识了聂峻。这位受欢迎的漫画家,在欧洲已出版了8本书,而他最新这本向梵高致敬的法文版作品——《向日葵男孩》,使得更多的欧洲读者喜欢上了这位高个子漫画家。在昂古莱姆漫画节进行签售时,经常有一群小孩欢笑着涌向他,排着队等他为自己签名和画漫画肖像,眼神里充满了渴望和尊敬。
 
A向日葵致敬梵高
 
     在法国南部小城阿尔勒的艳阳下,向日葵迎风招展。100多年前,有位画家,终年遭受各种磨难,却依然用画笔赞美生命,从未放弃对美和艺术的追求。他是梵高。
 
100多年后,有一位中国漫画家同样用手中的画笔向这位艺术巨匠的精神致敬。他是聂峻。
 
     今年,聂峻凭借《向日葵男孩》继获得中国文化艺术政府奖第二届动漫奖“最佳漫画作品”奖后,在有中国漫画领域“最高奖”(最高综合性奖项)之称的第11届中国动漫金龙奖之“中国漫画大奖”角逐中勇夺桂冠,可谓双喜临门。正如白岩松所说的:“没有一代人的青春是容易的。”尽管聂峻的生活创作历程并不平坦,但如同梵高一样,他对于绘画艺术的追求依旧保留着初恋般的狂热。
 
B从一本《三毛流浪记》开始
 
     聂峻的童年时期在西宁度过,因为长得瘦弱,常被学校里的同学欺负,所以性格比较内向,绘画对于内向的孩子来说,是一种表达想法和抒发情绪的渠道,于是小小的画桌成了他心灵的一方天地。如今,很多家长会在利用周末和寒暑假的时间带自己的孩子到少年宫参加各种各样的兴趣班,不少孩子从童年开始接受美术启蒙。不过对于小时候的聂峻来讲,他的“启蒙老师”却是从一本《三毛流浪记》开始——“我是拿着妈妈工厂的半透明稿纸拷贝了《三毛流浪记》,然后装订成册,很像现在的盗版商人在干的事情,然后把这本漫画给同学看,得到了很大的认可,特别是能被喜欢的女生注意到。”这本“拷贝版”的小漫画,点燃了他的漫画梦。然而过去并不像今天那样,书店的架子上摆放着琳琅满目的画册,网络上可以搜到各种各样的作品。在聂峻的童年里,可以陪伴他的漫画少得可怜,有时候一本漫画可以反复看一两年,直到书都被翻得变成黑花卷才肯摆手。
 
C用漫画复刻青春
 
      从小没有接受过正规的绘画训练,聂峻绘画事业的转折点则是中考前偶然拿到的一张美术中专的介绍并顺利考上。高中毕业后,工作了一段时间的他依然没有放下绘画的梦想,终于几年后,在姐姐的建议下考入了中国美术学院学习平面设计。但是,生活不是诗,环境的适应对于来自异乡的穷学生来说是一大考验——错把护发水当洗发露买回家,一月洗出又脏又柔顺的发质;夏天天气异常“残酷”,加上住处没有空调,甚至被热哭……
 
     所幸的是,梦想没有辜负努力追寻它的人。就在大学时期,他开始在漫画杂志上刊登作品,没有前辈指点,全凭自学,而读者的支持和鼓励则成了支撑他走下去的动力。“那个时期的漫画杂志对很多人来说是陌生事物,而买杂志大多是热爱漫画的爱好者和学生,他们非常慷慨,对我当时画的那些幼稚的作品给予了很大的支持,我也因此变得信心十足,一发不可收拾,画自己编剧的漫画故事,并且一点点成熟起来了。”当提起对哪一部作品比较满意的时候,他提到的其中一部,是出道早期推出的《丢丢侠》,或许是因为他曾说过,这部作品的剧情和画面带着一个走出小城刚入大城市的年轻人的荒唐却激动万分的想法和幼稚技巧吧!从《丢丢侠》到如今的《向日葵男孩》,聂峻带着他的漫画和我们一起成长。这种成长或许多多少少受到了日本画家手冢治虫的感染,在聂峻心中,手冢治虫是漫画王国的图腾,“他的作品不仅仅深受读者的喜爱,而且极富艺术价值。好看的漫画就是这样,可以培养和读者一起成长的情感。”
 
D“笨学生”的执著
 
      对于漫画这个“初恋”,聂峻始终保持着一颗狂热的初心。即使是成名后作品被翻译成法语、意大利语、日语并授权至海外出版已达8本书,取得不俗成绩,在国外举办签售会受到世界各地漫画迷的欢迎,依旧没有松懈自满,而是在创作上力臻完美。其中,不得不提到代表作“生命之花”系列绘本。《樱花男孩》的制作耗时一年多,剧本的修改用了几个月。“纯手工的制作,让身体被画桌囚禁,几乎是极限的体验,对我而言,这个过程是一场激烈的战争,敌人就是自己。”聂峻是一个怎样的人,他如何评价自己呢。他告诉记者:“有的人觉得我很有趣,有的人觉得我特别节省,有的人说我看上去傻乎乎的很好相处,也有说我喜欢钻牛角尖,我觉得自己是一切都喜欢尽量简单的人,最害怕的事情就是去一些办事机构填表,即使是写快递单也觉得很麻烦,如果事情变得复杂和令人难以捉摸,我就会万分苦恼,最享受的事情就是在工作室里潜心画稿子,创作是个很简单和直接的事情,当一切想法都很切实地体现在画纸上的时候,就很开心。”在他的博客上有这么一句话:“我从小就被老师称为最笨学生,如此几十年,我依然还是笨,若不然,我怎么可能把这张小画桌当作一方天地,如此过完10年青春。到现在,我反要感谢这与生俱来的笨,因为这是一个标准,会让我时刻带着戒备心去超越,而每一次微小的进步,都是我自己的世界纪录。”
 
E保留创作的本分
 
     在表达上有的人擅长音乐语言,有的人喜欢文字语言,而迷醉在漫画世界中的聂峻热衷的则是画面语言。“成长的过程很苦,也很幸福,成为创作人是很幸运的事情。”能够让大家感受到自己要表达的故事,这个理由一直支撑着聂峻。
 
     对于走欧洲风格的漫画家来说,创作《向日葵男孩》这样一部带有浓厚个人风格的作品是一件很吃力但不失乐趣的事情。“一方面是在这个过程中发现了自己并不断尝试超越自己;另一方面是角色之间的交流,作者设想自己就是编剧导演和演员,甚至是道具灯光师,而且作品有很统一的格调,所以我在这个过程中我也体会到极大的快乐和幸福感”。在“单打独斗”的同时,聂峻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希望把漫画创作的快乐和幸福感分享给一个团队,并且通过一个好的团队制作出更多精美作品,让读者获得更多阅读快乐。 称为“纸上电影”的故事连环画如今拥有了庞大的读者群,也成为一个赚钱的有力手段。浓厚的商业化氛围让置身其中的原创者们更加使出浑身解数。在选择越来越多的市场上,作者唯一能把握的就是作品的质量,好的商业性作品就是符合读者口味并为读者带来美好感受的作品。然而考虑太多商业性会让作者感受到很大的压力,甚至会出现抄袭山寨,这样的商业即使成功了也会带来恶劣的市场氛围,对读者和作者来说都是不好的事情。尽管自己的作品也获得了很大的商业成功,喜欢简单的聂峻最享受的事情还是在工作室潜心画稿子,“当一切想法都很切实地体现在画纸上的时候,就是件很开心的事情。不刻意造作,敢于突破自我就好”。
 
    好的作品需要让读者体会到作者的真心实意,聂峻的画笔给我们带来的多是来自生活的感受。新出版的《尿布侠登登》就是他们一家人的幸福写照。当儿子从满月到现在两岁半的时间,让聂峻体会到了为人父母的艰辛,更激发了他的创作热情。他说:“用漫画的形式把成长记录下来,一定是很有意义的事情。”
 
“我希望不管时代变化多端,自己能够依然保留创作者的本分,就是单纯地简单做好一件事情,这就是我的理想状态了。”
 
从《丢丢侠》的初露锋芒到《我街》的一鸣惊人,从《樱花男孩》的扬名海外到《向日葵男孩》的高度好评,漫画家聂峻依然保留着那颗初心对待自己热爱的漫画。2015年,我们不妨继续期待他的《桂花男孩》,还有《尿布侠登登》的系列。听他说,他还想重新回到校园进修,祝福他心想事成。

                                                                              作者:刘朝霞 龙旖旎 来源:中国动漫产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