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图片新闻
《美术观察》访徐鹏飞主任 发布时间:2015-08-14 10:20:09.271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本站原创       摘要:

         美术观察--访徐鹏飞主任

----不做讨好献媚的漫画

 

——专访中国美术家协会漫画艺委会主任徐鹏飞

 

 

宋:徐老师,讽刺漫画是一种批判的艺术。但是现在的讽刺漫画好像不怎么批判了。

 

徐:去年,我们有一个《人民日报》的女记者很厉害,写了篇文章讲文艺界的“十大恶俗”,影响特别大,她能够写出这样一篇调查评论挺好的。现在整个美术评论界基本都是在歌功颂德,很多人都乖巧了,不想惹事,说好话,其实心里都明白,但就是真心话不说,怕得罪人,得罪谁都不愿意。

搞讽刺漫画的总有一些人脑后有“反骨”的,他要批判,要提意见。这样一批人,到什么时候也消灭不了。这是讽刺漫画家的特点,就是饿死了,没有稿费,他也画。但是我们现在的队伍中总是有不少人在埋怨环境,说画不了,领导不同意,画完了没人发表。你还没有画,还没经过检验怎么就知道没人发表。像我们《讽刺与幽默》办了这么年,我有很多尖锐的漫画也发出去了,没什么问题,你得先做到,什么都不敢,就想讨好是不成的。现在我们很多漫画人就想讨好当下,就想怎么迎合领导,我画点东西你给我发表,就是这个目标,已经失去当年漫画家的硬骨头,失去了为了真善美能牺牲一切的一身正气。

 

宋:从讽刺漫画这种艺术形态来讲,当然也有赞颂型的漫画,但是大部分是批评。现在赞颂的和批评的比例明显失衡的现状,对这种艺术的发展有什么不好的影响?

 

徐:可以这么讲,讽刺漫画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它的功能就是讽刺,这是它最大的特点。我们那么多画种要漫画干什么,就是批评。歌颂的漫画只是个副产品,不是说不能画歌颂的漫画,如果你非常幽默,画点歌颂的东西,幽默感很强的话也能有一定的社会反响,就像我说一个正面的笑话一样,都能接受,但这不是漫画的本质。因为我们用来歌颂的文艺形式太多了,音乐、舞蹈、文学、诗歌都可以歌颂,还非要用漫画来歌颂么?所以现在有很多人勉强地画歌颂的东西,其实挺恶心的,像口号一样,这都不是漫画的功能。

当然也还有很多有志的漫画人不画歌颂的漫画。包括我在内,有时候找我配画歌颂的漫画,我是拒绝的。《人民日报》给我在“文艺评论”开了一个专栏,一周两幅,文章来得又晚,很匆忙很紧张,但是我就为了坚守,一定要坚持。

     

 

宋:他们不去做讽刺漫画去做歌颂漫画,或者很勉强去做,根本原因是什么呢?是来自于压力,没有能力去做,还是说这个东西不好赚钱?

 

徐:中国是讲喜庆的社会,大氛围上缺乏批评与自我批评的精神。中国文化中歌功颂德、讲好话都愿意听,一旦提出批评谁都不高兴。包括亲戚朋友也是,别人家有一个孩子,你得夸这个孩子长得好,孩子明明身体不好,你得说他健康,你要说实话就不高兴。大的环境就是这样。漫画是批评的,本意是批评一些现象,不是说某个具体的人,但中国人就愿意对号入座,在任何一个国家没有这么敏感的。看了你的画,他就在想,这是讽刺我、讽刺他,还是讽刺我们哪个领导。

 

另外,我感觉我们的文化教育有些失败,现在的年轻人特别乖巧、迎合。包括我们原来一些好漫画家,一开会发言就先说别出事,这个话本身已经表明了这个人不配当漫画家了,什么都没做,你就害怕了,你就不够格。真正的漫画家哪能有这个思维?不能有这个思维!

 

宋:如果抛开讽刺漫画的主题,单从技法上来看,现在讽刺漫画作者在技法上有哪些不好的倾向?电脑作画据您了解是不是占了主流,电脑做出来的东西跟我们手绘的在审美上有怎样的差别?

 

徐:我还坚持手绘。现在有些人拿电脑对付一下,一张漫画就出来了。作为艺术,我特别强调漫画家要手绘,所以我还在坚持着。

我也调查了一下,在国外大部分讽刺漫画都是手绘。一般用电脑做的都是广告设计和动漫影视作品,效果当然非常好,这我也承认。但是作为单幅漫画来讲,还是应该手绘。因为用电脑做出来的东西千篇一律,尤其是那种调子特别腻歪人,很均匀的调子,深浅层次已经违反了美的感觉。我们有时需要绘画那种痕迹,甚至包括铅笔的痕,没有擦净的草稿的痕,颜色涂上去自然形成的水渍之类的,从艺术上来讲都是美的。就像音乐演奏中有吹长笛的,大家都想听到大师呼吸的声音,按理说呼吸声影响音乐连贯性的,但是作为音乐来讲不呼吸不可能吹奏,吹奏就要呼吸,不可能把这个避免了,大师的呼吸与吹奏融为一体、相得益彰了。我有时候跟别人讲,我们手绘的东西是带着感情和体温的,你电脑做出来的东西是冰冷的。从纯艺术的角度来讲,手绘不能没有,手绘是带着情感来画,坐在电脑前就这么公式化地做东西,我认为是会影响到作品的艺术价值的。

    

宋:在讽刺漫画家这个群体的培养上,您觉得目前我们国内总体是一个怎样的情况?

 

徐:总的来看,现在环境好多了,我们那时候能看到的好的漫画太少了,国外的漫画都见不到。现在是什么高水平、高技巧的东西都能看到了。有的年轻的有识之士也画得很好,而且他们中间很多都是经过美术学校学习的,不像过去的漫画家都是业余的,没有专门的学校来教育培养。实际上,现在从绘画技巧来讲画得好的人是很多的,我觉得在绘画上可以说是丰富多彩。我们漫画艺委会有三个全国性展览,每次的展品绝对都是画得不错的,有的可能构思一般,但在绘画上你不得不承认他画得好。

 

但是也得看到,我们画得不好的人也多了,而且他们还最高产、最活跃,画得好的人反而作品少。现在有些国家级媒体的图片社,招的都是那些不入流的漫画家,想搞一些往外发的漫画图片,当作第三产业。这些阵地都被他们占领了。漫画家的作品都给到这些图片社,由他们统一往外发,给漫画家一点稿费;图片社发出去以后,报社出版社再给他们稿费,他们就这么挣钱,像“二道贩子”一样,但是出口大,所以他们需要一些高产的作者。地方报社非常愿意要这些漫画,因为来源是国家级媒体,内容保险,不用负责任,给点稿费就完了。画得好的漫画家不会把作品给他们,自己就能发表了,那些没地方发表的人就乱画,图片社的编辑又不懂,不注意把关就把这些东西乱发,有时候导向有问题的漫画甚至都能上我们的报纸,贻害无穷。

 

宋:这其实涉及商业化的话题。我们说那种故事漫画、连环画,到现在确实成为了一种商品,它已经发挥了商业价值。您觉得讽刺漫画有没有可能商品化,或者现在是不是有商品化的倾向存在?

 

徐:讽刺漫画本身作为商品还不太容易,很少有人喜欢挂一张讽刺漫画在家里。所以就衍生出了水墨漫画。

 

本来我们水墨漫画的初衷是想要民族化。在很早以前齐白石有些东西就有漫画的特征,又深刻,又有意思,充满对人间社会甘苦的关注和对人性的探索,这些都是漫画家该做的事。我们老漫画家方成做得比较好,他把诗词、书法、绘画都用传统水墨搞出来,既有非常大的讽刺力度,又颇具幽默感,很受欢迎。我特别喜欢这个,因为我的年龄从小受过这种传统文化教育,所以自己也想写点谈不上多好的诗,用水墨画点有趣味的东西。

 

现在国画市场兴起了以后,漫画家就把水墨当做市场的敲门砖了。很多漫画家是没有绘画基础的,水墨画本身是弱项,传统笔墨基础更是一点都没有,但是一窝蜂地都在画水墨,所以一塌糊涂,现在都不好控制。很多漫画家已经不画传统的讽刺漫画了,又不赚钱,又不好发表,还不受欢迎,就画这些美其名曰水墨漫画的东西,又想区别于国画,又想要自己的特点,最后既没有漫画的构思,又没有国画家的传统水墨意境。本来我是提倡水墨漫画的,但现在我非常发愁,本来我跟美协提出要搞一个全国水墨漫画展,但后来我又打住了,因为现在不能搞,好的作品太少了。

    

 

 

宋:的确,中国很多东西都是同质化竞争,一窝蜂地模仿,太过趋利,让原来好的东西也变味了。那么徐老师,您觉得讽刺漫画在今天的老百姓生活中处在什么位置,大家还爱不爱看这种漫画?现在的老百姓是不是已经不太重视或者有点忽略它了,如果要倒退回战争年代或者是阶级斗争很突出的时期,老百姓还是很喜欢的这种艺术形式的。

 

徐:和时代还不是特别有关系。讽刺漫画不是没人关心,我们的展览就真受欢迎,这一点我很有体会,只要出了好作品反响就会特别大。比如我们搞的反腐败漫画展,老百姓恨腐败,对反腐败特别关心,反腐败的漫画展览都愿意看。

 

宋:习主席的这届新政府对反腐败的关注度非常大,带动文艺界对它的关注度也很大,作品出了很多,好像是一种潮流。在这种潮流中,我们的讽刺漫画怎样能不沦为平庸,不成为一个单纯应景的题材?

 

徐:对,作者还是大部分在跟风,还是没有真情实感下决心创作出一个好的反腐败的东西来。很多地方都搞反腐漫画大赛,但是作品非常差,就是一种应景的形式。作者也没这个心情,交一幅就行了,他也不会下工夫,十年前这么画,十年后还这么画,这个情感投入就不行。

而且我觉得不光是漫画界、美术界是这样,其他行业也这样,没有认真做自己行内的事,都是在做“工程”,只要上面满意就行了。

    

宋:最后我想问个问题,如果想在如今这个社会成为讽刺漫画家,应当怎么做?比如您刚才提到的,先不考虑别人发不发,先把东西画出来。

徐:我认为就应该这样的,这是人间正道。漫画家就是这样,你不让画我都画,你让我改我不改,就不迎合。每年年会我是敢说话的,每次开会我都说你们别讲客观,你画得怎么样,你还有没有那个勇气。在座的都是漫画艺委会委员,都是全国最优秀的,我说你们自己敢不敢画,你们的心思还在不在这上了。如果互相在微信上画点恶心的东西,然后互相点赞,自我吹捧,慢慢这个小圈子就把人都给毁了。变成就这么几个人的圈子,作为漫画家离社会越来越远。有些画工挺好的也都变了,我就是这点想不明白,就是为了利益。当然他们还要养家糊口,还要培养孩子上学,可能是我太理想化了。但我就是觉得要有一批人耐得住清贫就干这个行业,这才叫漫画家,要不然你别干这行。